顶点小说 > 大清隐龙> 4478 总算是逃出来一个

大清隐龙 4478 总算是逃出来一个

  “陛下!罪臣……罪臣说的不时那些鸡鸣狗盗的小事儿啊!罪臣说的是天下民心的大事儿!”

  奕譞好容易碰上这么一个谏言的机会,下次再遇到载淳还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呢,一看载淳根本就没有领会到自己的苦心,立刻脸色涨红的抢白。

  “人多了指不定会孕育什么妖魔鬼怪,到时候真有结案而起的怎么办?振臂一呼,几十万人在京师附近造反,帝国危险啊!”

  “什么?哈哈哈哈……”载淳大笑了起来“你说什么呢?造反?你原来是怕这点民夫造反啊?”

  哈哈哈哈……载淳好像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笑的腰都弯了。

  “杞人忧天,真是杞人忧天!你要是说,治安混乱朕还信你,你说造反?简直是胡思乱想!”

  “朕问你,天下百姓为什么要造反?还不是因为活不下去吗?没有了饭吃才会造反,而他们为什么没有饭吃?”

  “不过就是两条,一个是土地兼并,他们没有地种了,第二点就是天灾人祸,朝廷没有救济到位,人都要饿死了才会造反!”

  “长毛之乱根源在什么地方?朕也不怕自己掀家丑,还是因为朝廷没有做好!”

  “贪官污吏把持朝政,天灾人祸的救济根本就到不了百姓的手里,那些地主就知道兼并土地,欺男霸女!”

  “在民间积蓄了大量苦不堪言的百姓,这才让洪杨之乱发生的!饿死也是死,造反也是死,人逼到绝路上也就只能造反了!”

  “而朕绝对不是那样昏庸的君王,朕也不会让朝廷这些腐败的官员给轻易欺骗了!你说的造反也许会在偏远地方发生,但是在中原尤其是在京畿之地,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没有那个条件啊!这些都是工地做工的民夫,他们不存在什么土地兼并的问题,他们靠的是力气吃饭,又不是土地!”

  “至于说第二点就更可笑了,朕亲自盯着的工程,那一天的薪水不是足额发放?铁厂工地包括铁路工地,朕知道的就形成了上百个草市,周边百姓都来做这些民夫的生意!”

  “民夫都已经有钱花了,怎么可能饿肚子?”

  “有活干,有饭吃,居然还说什么造反?呵呵,我看你是老悖晦了,你不是风邪入体,你是风邪入脑子啊!”

  “真是可笑,可笑至极,还说什么民夫造反?哈哈哈……朕从来没听说过吃饱饭的人会造反呢!哈哈哈……”

  车厢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的交谈也能让外面的重臣们听到,这些王宫贵胄都是马屁精,一听同治帝笑的都快岔气了,他们也一样乱哄哄的拍马屁。

  “没错!陛下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我家奴才跟我说,现在工地那群民夫,钱多的晚上开赌局,就没听说过有饿死的!”

  “就是,草市每天杀鸡宰牛,大肥猪每天要放翻好几十头……那伙食好的流油,如果这样还造反,那可就没天理了!”

  “陛下别听他们的,都圈禁了还想妖言惑众,就是陛下您太仁义了!”

  奕譞苦着脸还想说什么,惇亲王拼命的冲他使眼色,就差用手比划杀头的姿势了!

  载淳本来以为圈禁这段时间,三位政敌能有点变化呢,结果除了庆亲王表现的还算满意之外,其他两个依然还是跟自己不是一条心。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但是人都已经带出来了,戏都开锣了怎么也得唱下去!

  走到车厢连接处,载淳停下脚步“奕劻身子骨羸弱,朕心有不忍,传旨将奕劻囚禁于庆王府内!”

  “日常用度,就按照以前王爷标准的三分之一吧!”

  “奕譞看样子还是没琢磨明白治国的道理,那就还去圆明园读书悟道去吧!”

  “至于六叔吗……下午看完铁厂之后,送回西陵继续圈禁!”

  话音刚落,奕劻就跟狗一样扑了过来,趴在载淳的面前就差亲吻靴子了“皇上万岁啊!皇上万岁!呜呜呜……皇上万岁……”

  载淳的旨意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奕劻送回庆王府,虽说是圈禁但是这是圈禁在宅子里,侍卫封锁大门之后,里面的自由还是有的。

  你可以后花园随便跑,内宅随便住,三分之一的供奉也足够他一家子吃喝了,这日子比囚禁在破院子里可是天壤之别。

  载淳的信号很明确,这就要放他一马了!

  奕譞没有抓住机会,过分的谏言惹恼了载淳,本来能回家圈禁的也彻底泡汤,看样子后半辈子只能在圆明园的破水洼旁边熬着了。

  至于说奕䜣,载淳根本就没想放他一马,今天叫他出来就是要羞辱他的。

  载淳走过通道去了其他车厢,最后这一节车厢成了三位王爷的监狱,五爷奕誴叹息着摇了摇头“你们俩啊……就不能低低头吗?我给陛下苦求了多少次,才换来这样一个机会?”

  “不光是我啊!两宫太后也给你们求情了……这样的机会都不知道抓住,我说你什么好?”

  奕䜣和奕譞却表情平静的看着他“五哥……您的心意,我们俩领了!但是,治国有治国的道理,我们不能丢了心中之道……”

  “眼前这热闹繁华,您就真看不出危险出来?”

  “五哥,别给我哥俩费心了,这辈子我们就这样了……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啊!”

  一跺脚,奕誴扭头就走了“哎……真是油盐不进的铜豌豆!”

  火车又一次开动了,蒸汽机车震动着离开了站台,此刻庆亲王奕劻才算活过一半来,眼睛里也有几分神采。

  他左右趴在窗户上打量外面的景物,嘴里神叨叨的说着“这就是洋人的火车啊!真好,真好……挡风遮雨的,里面还能烧煤炉子,真暖和啊!”

  “陛下真圣明,大清中兴喽!中兴哦……”

  发了一会神经病,这奕劻突然又跪在奕譞和奕䜣的面前掉着眼泪说道“哥哥别怪我没骨气……兄弟我实在是熬不住了!圈禁太苦了……”

  “呜呜呜……饭都吃不饱啊!天天西北方灌进来冻我……呜呜呜……兄弟我熬不住了!”

  奕䜣鼻子一酸差一点哭出来,他伸手抓住奕劻的肩膀,一些话堵在胸口就是说不出来。

  好好的一个王爷,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活活折磨疯了啊,这已经是个半疯了!

  “不怪你……哥哥不怪你,你能回家养病去,这是好事儿!留着你的眼睛和你的耳朵,替我们多看看,多听听……”

  “我们倒是要看看,早晚这个大清朝会让他治理成什么样!”

  “就算我们俩都死了,你也要替我们看下去,一直看到死……”

  列车加速向前,远方黑沉沉一片是京师铁厂的轮廓!

  注:今天的第三更送上了!兄弟姐们们,推荐票、粽子搞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