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临鸿蒙> 第三千两百四十八章 华光尽敛,万物凋残

帝临鸿蒙 第三千两百四十八章 华光尽敛,万物凋残

  哗啦啦!

  鸿蒙世界的上空,浩大、无尽长远的末日之路,迎风狂动,如一条大到不可想象的魔龙在摇摆着巨尾,剧烈浮沉一般。

  闹出的动静极大,惊天动地的,末日之路扫动之地,诸般破灭,到处都是可怕的破灭的碎片。

  此刻,鸿蒙世界之中的诸位修者,无论是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还是逝界一方的生灵,全都是在呆滞,个个满脸的震惊,不过他们所震惊的内容却是不同。

  在场的诸位鸿蒙世界之中的修者,之所以觉得震惊,全是因为羽皇。

  因为,在他们看来,眼前的这种情形,眼下在末日之路之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羽皇而起。

  见到末日之路发生异变的第一瞬间,在场的所有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的心中,全都是生出了同样的一种猜测,他们猜测,末日之路的异动,应该是羽皇和某些不知名的强大生灵之间的战斗,所引起的。

  此外,在震惊的同时,他们也都是在纷纷惊疑,心中很是好奇,好奇···眼下,羽皇到底是遭遇到了什么样的敌人,他···到底在和什么样的可怕存在战斗?竟然会闹出如此可怕的动静,竟然都让整条末日之路激烈的颤动了起来。

  而在场的诸位逝界一方的修者,却是不同,他们的心中之所以会震惊,全都是因为末日之路本身,他们完全是因为末日之路本身的异动而心生震惊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羽皇踏上了末日之路,不知道羽皇正在那里孤身征战。

  眼前的所见,让他们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心中巨震,起伏难平,末日之路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们逝界一方的生灵,却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那可是他们逝界之中,最为神秘,最为神圣的一处的所在,号称诸天灭而它不灭,混沌消而它不消。

  从古至今,其上虽然发生过诸位恐怖的大战。但是,它始终安稳的存在着,历万劫而不灭,经无数惊天动地的可怕的大破灭之战,都未曾被撼动过一分,古往今来,它一直都是无比的安稳,稳稳的伫立在无尽的混沌虚无之中,蔚然不动。

  然而,谁能想到,如今,就是这样一处神圣无比的所在,居然会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居然像是遭遇了可怕的重创一般,居然被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眼前的情形,对于在场的诸位逝界的修者的来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觉得太不真实了,他们一时间都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的的景象。

  “怎么会如此?怎么会如此?那可是我界的征天圣路啊!”

  “是啊!怎么会这样啊?不是说,它万古难移,千秋难动吗?如今,这到底是怎么了?它为何会发生如此剧烈的摆动与震颤?”

  “看这情形,难道是···是征天圣路的深处出现了问题?

  “征天圣路的深处出了问题?能出什么问题?”

  “这个···不知道。”

  ···

  此刻,逝界一方的一群领头的绝代级大帝正相聚一处,正在议论,个个眉头紧锁,满脸的惊疑与不解,他们不知道眼前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了,你们说,会不会是征天圣路之上出现了什么生灵?会不会是有什么生灵,正在那里与我界的生灵正在大战?”蓦然,一位绝代级大帝出言,这般猜测道。

  “嗯?你的意思啊,有生灵或者是有很多生灵,正在堵着征天圣路上,正在拦截我界的将士?而如今我们所见的到景象,便是我界的将士与敌人大战之时,所引发的波动?”一位身穿湛蓝色帝袍的绝代级大帝接话,这般猜测道。

  闻言,刚刚说过的那位绝代级大帝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你别说,倒是真的有可能,我想你们应该也已经发现了,征天圣路之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我界的生灵了?这件事很是不正常。”

  “没错,确实的不正常,征天圣路一现,按说,我界的将士,应该会源源不断的出现才对,到如今为止,我们都是已经来这里这么久了,按说,末日之路之上早就该有我界的生灵现了才对。可是事实却是,一个也没有出现,这些年来,那里一直都是无比的平静,这···明显是有问题。”

  “难道···是真的?难道···末日之路之上真的出现了变故?难道真的有生灵竟敢主动的踏上了我们的征天圣路去阻击我界的将士?”

  “可是···不对啊?就算是真的有生灵踏上了我们的征天圣路,就算真的有很多生灵,正在我们的征天圣路之上与我界的将士在大战,也不至于如此吧?也不至于在征天圣路之上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吧?”

  “没错,确实是不该如此啊,古往今来,我们的征天圣路之上,什么样的大战没有经历过?可是,可曾出现过眼下的这种情况?”

  “对,不会是这样,断然不会如此,再激烈的大战,也不至于如此。”

  ···

  四周的诸位绝代级大帝你一言我一语的,顿时再次议论了起来。

  轰隆隆!

  突兀的,就在这时,末日之路之上倏然响起了一阵震天的轰鸣声,可以看到,此刻,那条末日之路的摇晃幅度更加的大了,摆动的更加剧烈了,犹如是一条通天的巨龙吃痛,在拼命的摆动着巨尾一般。

  “这···什么情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这情形,征天圣路上面的情况,好像更加的糟糕与恶劣了。”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了?上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

  诸位逝界的绝代级大帝纷纷惊呼。

  “其实,你们刚刚说的不对,一般的大战,确实是无法引起征天圣路的动荡,可是有一种是例外的。”蓦然,一位身穿青色帝袍的大帝出言。

  “哪种情况?”其他诸位绝代级大帝纷纷出言,询问道。

  “你们应该知道,我界的征天圣路的尽头处连接着什么地方吧?”

  那位身穿青色帝袍的绝代级大帝开口,不答反问道。

  诸位绝代级大帝纷纷点头道:“知道···嗯?”蓦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们的脸色齐齐一变,齐齐出言,惊声道:“什么?难道···难道你的意思是···有···有什么生灵,竟然到了那里?竟然惊动了那里的存在?”

  那位身穿青色帝袍的大帝道:“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我觉得,可能性很大,毕竟,出了是那里的存在出手之外了,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够闹出如此剧烈的动静。”

  ···

  与此同时,就在逝界的诸位大帝在那里议论的时候,冷幽幽、倾世梦、紫悦心以及幽玄、无杀、赤羽等一众人也正相聚在一处,在议论。

  不过,他们所以轮的内容却是与那些逝界的绝代级大帝不同。

  逝界的那些绝代级大帝主要是议论末日之路的事,而倾世梦、梦华胥以及水千雪、练倾城他们,却主要是在议论着羽皇。

  此刻,他们一直在凝视着远处,凝视着末日之路的深处,个个眸光烁烁,恨不得穿梭万古虚空,恨不得破妄虚幻,看到末日之路深处的景象,他们个个都是非常的好奇,想知道那里的真实情况,同时,也非常的担心,个个眼睛中满是忧色。

  他们在担心羽皇的安危,因为,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从眼前的那些可怕的动静来看,羽皇肯定是遇到强大到不可想象的敌人了,他们担心,羽皇会不会有危险。

  ···

  如今,鸿蒙世界一方的生灵和逝界一方的生灵,只是暂时的休战而已,不久后,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响起,双方的混战再次打响了,双方再次展开了激烈的混战。

  逝界的生灵,无穷无尽,杀完一波又一波眼下,早已不知道,如今所出现的是第几波了。

  时光荏苒,刹那如梭。

  如此,就这样,就这样在不断地的混战之中,一百年的时间的悄然而过。

  突然,就在这一天,就在这一刻,原本处在激烈的厮杀之中鸿蒙世界一方的生灵,与逝界一方的生灵,全都是倏然停手了,因为,一场突兀的异变出现了。

  就在这一天,那条原本疯狂的摇晃、摆动的末日之路,倏然停了下来,就好像是突然被什么给定住了一般,稳稳的停了下来,一如最初那边,纹丝不动的伫立在那里,而同时,也就是这一刻,末日之路之上的所有声响、能量光与波动,全都是消失了。

  此刻,双方的生灵,都是在失神,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鸿蒙世界一方的生灵,便全都是呆住了,个个如中了定身咒一般,呆立当场,满目的震惊与不敢置信之色,因为,这一刻,他们忽然发现,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以及帝宫山全都是黯然失色了。

  一瞬间,华光尽敛,万物凋残,仿佛在一瞬间,经历了万古千秋,经历了无尽的时光蹉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