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攻略前夫的一百种方法 > 第9章 前妻和前任

第9章 前妻和前任


  两年前频繁看牙医养成的习惯,她一躺到床上,灯被拉过来的同时,嘴巴就不由自主的张开了。

  祁和一手扣着她的下巴,微微俯身,认真检查着她的每一颗牙齿。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牙床上逡巡,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他指腹的温度。检查到她的上牙床时,他手指微微使力抬起她的下巴,低头由下往上看去,两人距离拉进,近到连他的睫毛常芭菲都能数清楚。

  他没有戴口罩,呼吸淡淡的落到她脸上,常芭菲突然想起上一次他们靠得这么近时是在干什么,差不多的距离和姿势,只是他额角带着汗,呼吸也急促许多。

  常芭菲脸红了,脑袋也一阵发麻。祁和莫名看了她一眼,又接着认真检查牙齿,并未察觉她的心思。

  想来也是,他从事这一行这么久,每天给几十个病人看牙,都是靠得这么近,哪里会有她这样龌蹉的念头。

  只是,他刚刚也是这样给何沐检查牙齿的吗?

  犹如有一捅冰水由头浇下,直接将她冻住,于是她连一点旖旎的念头都没有了。

  嘴张得久了,常芭菲半张脸都僵硬了,口水止不住地往外流,祁和转身拿纸巾帮她擦了。

  常芭菲忍不住了,推开他的手直接坐起来,往旁边的水槽里吐掉口水。

  “差不多了吧?”她接过他手中的纸巾擦了擦嘴问。

  祁和站直身子脱掉手套,淡淡回答:“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还是要注意饮食。”

  常芭菲知道他还在说那桶泡面,沉默地揉了揉脸,径自下床穿鞋。

  爱玉坐在一旁已经在打瞌睡了。

  “我也准备下班了,一起吃个晚饭吧?”祁和一边收拾着仪器,一边状似随意地开口邀约。

  常芭菲摇了摇头,指了指边上的爱玉,道:“我还要把她送回去。”

  知道她是在拒绝自己,祁和也没有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淡淡道:“那好,注意安全,晚上不要吃泡面了。”

  常芭菲嗯了一声,抱着爱玉出门。

  她不多问一句,他也不多说一句。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向来如此。

  常芭菲抱着爱玉出门,爱玉一转到她怀里,立马就趴在她肩上呼呼大睡。常芭菲无奈,走到车前将她放在后座之后她折回驾驶座,刚要上车,忽然听到旁边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响起,极其突兀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中。

  常芭菲微微一顿,转身望去,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坐在奔驰车里的女人,一直到她转过身两人视线相对,她才停了喇叭。

  她是一直在这里等她吗?她和爱玉两人检查,少说也花了四十分钟,她能等到现在,还真有耐心。

  常芭菲站着没动,神色平静。

  战争里,蠢蠢欲动的永远是进攻的一方。两分钟后,何沐果然从车内出来,笔直地朝她走来。

  她在常芭菲跟前站定,脸上还是挂着那一副似笑非笑的面孔。

  常芭菲其实根本不想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只是稍微疑虑,就给了她下车走过来的机会。常芭菲望着她,懒洋洋的开口:“这位小姐,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何沐看了她的车一眼,抱着手臂开口:“我的车坏了,能不能送我一程?”

  明明是求助的话,也能说得这么高傲,舍他其谁?

  常芭菲笑了笑,反问道:“怎么,你觉得我是面善的人吗?”

  “祁和的朋友,能是坏人吗?”

  “抱歉,我的车没什么油了,大概只足够我自己回家,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不妨去找祁和,他一定很乐意送你回家。”常芭菲淡淡道。

  何沐面上闪过一丝讶异,常芭菲不愿再和她舌枪唇剑,转身打开车门要上车,何沐却在外面一把拉住车门。

  “常芭菲,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和我装糊涂呢?”何沐脸上带着一抹讥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和祁和离婚吗?”

  她把话摊开了说,常芭菲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她了,“我和祁和离不离婚关你什么事?就算我们离婚了,也没有你何沐的位置,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前任?在你之后,在我之前,祁和没有单身过,情人?我看祁和对你的态度还没有对我这个前妻的态度温和呢。”

  何沐脸色也变了,她其实根本不需要在她面前装腔作势,她冷笑一声,眼里放出恶狠狠的光亮,“我看祁和这么护着你,还以为你是个单纯的小白兔,没想到也是一个不饶人的主。你和祁和离婚自然和我没有关系,不过,没有我你和他也不好过吧?祁和那种人会把谁放在心上?还有他那个厉害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企业家,横扫千军,眼光毒辣,扶着自己老公当了局长。这样的女人当年是怎么对我的,我估计也会怎么对你。一个家世不好的女人,和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你觉得我们有差吗?”

  常芭菲笑笑,不置一词。

  常芭菲不接话,她的情绪也稍微平复,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她的语气缓和许多,“我知道你对我有敌意,我确实对你做过不光彩的事,抱歉,但是我对你没有恶意。”

  常芭菲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抬头望向她。

  “如果你够聪明,就不要再靠近祁和了,他不值得你爱。”何沐这话说得颇有一些语重心长的意味。

  “他不值得我爱,那你为何又要回来找他?”常芭菲更是不解。

  何沐笑了笑,并不打算回答,反而伸手替她合上车门,“走吧,希望我们不要再见了。”

  常芭菲还想再问,但是直觉告诉她不要与此女接触过多,于是转过头点了火驱车离开。

  何沐返回车内,又等了一会,才看到男人从另一边走来。

  何沐根本不需要按喇叭,心思缜密又善于观察的男人几乎一眼便发现了她。她看着他皱眉,英俊的脸上染上一层不悦的情绪。他一声不响地朝车子过来,在她的车窗边站定。

  “何沐,我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没有亲子鉴定,我们就没有必要见面。”祁和的声音清晰而冷厉。

  何沐一早便预料到了,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听到这样的话反而觉得他今日温和许多。

  “看来那个常芭菲真的是你的绕指柔啊。”她感慨,“以前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她话说到这里,抬眼看到祁和脸色更是冰冷,于是连忙打住了话。

  她深知这只是他们两的事,他不愿将常芭菲牵扯进来。

  冷场几秒之后,祁和才重新开口:“我不知道你今天过来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你做了这么多却一直不愿做鉴定是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破事。”

  何沐猛地抬头看他,妆容精致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惊恐。

  “从前我母亲不愿你进门,我一开始还很不能理解,甚至差点和她决裂,但我们分手不到一个星期,你就马上做了富豪的情人......我才知道,我也不过是你的一块跳板。”祁和脸上尽是讥讽,神色不屑,“你现在还有脸回来跟我说你给我生了一个儿子?别说这孩子是不是我的,就算是我的,我也要考虑让不让他进门,你还想怎么着?买一送一,你也想进祁家?”

  何沐捏紧了衣服的下摆,这种羞辱她这两年以来没少受过,但这一次却来得比任何时候都揪心。她只能尽量扬着下巴,尽量让自己面不改色,“我从没想过要为自己辩解什么,但是我和你在一起一年多,如果我真的只是把你当做跳板,那我也跳得太久了吧?你可以侮辱我,但是求你别侮辱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

  祁和嗤笑一声。

  她没有说出来的话是,当年他和她在一起,又付出过多少真心,分手的时候究竟是她被甩还是他被甩?他真的有为她伤过半分心吗?

  何沐望着他那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庞,心里又感慨,不知道那个总是面色平静的常芭菲是否见过他这样的面孔?

  祁和的手机响起来,他只看了一眼,便离开了车边,没有再看她一眼,“如果你不愿意做鉴定,那也不用再找我,也别给我打电话了。”

  大概是很重要的电话,他撂下这句话之后便走了。

  何沐看着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远,心里几番滋味杂陈,对那个清冷的男人不知该狠还是该怨,最后也只是捏紧了方向盘。

  何沐一向知道他对所有事情都无所谓,如果不是他那个不知情的母亲在逼迫他,可能他才是那个死也不愿意做鉴定的人。

  一个孩子而已,他怎么会放在心上,更何况是他所不耻的女人。何沐唯一庆幸的是,他对那个常芭菲的感情还不深,否则只怕他连见一面的机会都不会给她。

  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脸色沉了下来。她启动车子往家里赶,握着方向盘的手背因为用力微微泛白。

  这件事再拖下去不行了。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5/815219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