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攻略前夫的一百种方法 > 第4章 有份和无缘

第4章 有份和无缘


  她还未来得及反应,又见她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你先别去咖啡厅了,我已经回家了。

  估计是祁和在手机上回复她了。

  果然是去赴那个女人的约了。常芭菲手心发凉,愤怒之余居然有些兴奋。

  居然能让她撞见□□直播?

  她这边只能看到何沐的回复,祁和说的话她看不到。不到一分钟又有新消息。

  ——保姆说小路有些发烧。

  然后信息就一条接一条的跳进来。

  ——我搬家了,在榆林别墅区,C区22栋。

  ——不需要带药了,刚刚家庭医生给他检查过了。

  ——好,我等你。

  常芭菲每看见一条,心就凉了一分。

  她可真有钱啊,而且她哪里配不上祁和了?

  她有孩子了吗,是结婚了,还是孩子是祁和的?

  后者她光是想想就觉得要崩溃。

  后来消息没有再发过来,大概是祁和已经赶过去了。

  常芭菲匆匆退出了书房,回到客厅时一口气堵在那里上不上去,也下不下来。她吞了一大口水,觉得浑身乏力。

  昨天还只是被背叛的愤怒,今天就是覆水难收的绝望。

  如果孩子真的是他的,那她还算什么。

  她也许会哭着和小姑说祁和背叛了她,和别的女人在外面有孩子了,小姑会安慰她。然后呢,祁和的妈妈说不定马上就会把她扫地出门,将人家母子接回家。

  这天晚上,祁和两点钟才回到家。

  常芭菲在沙发里等他,客厅没有点灯,祁和换好鞋子抬头时看到沙发里的阴影,又被吓了一跳。

  “常芭菲,你玩午夜凶铃呢?灯也不开。”男人笑着问。

  “今天这么忙吗?”

  祁和走过来,“还不睡?”

  “忙到这么晚怎么不在办公室过夜?”

  “办公室装修。”他倒是面不改色的撒谎。

  “是吗?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常芭菲问道。

  他大概知道常芭菲在试探什么,于是闭上了嘴,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

  常芭菲懒得再和他周旋,直言:“我知道你去见她了。“

  祁和微微一滞,半响后皱眉,“谁?”

  “我今天用了你的电脑,然后你的□□自动登陆了。”

  祁和沉默下来。

  “孩子是你的吗?”

  又是一分钟的沉默,接着他开口。

  “也许是......”他永远坦诚得不像话。

  第一次他拔错了她的牙,她捂着脸泪眼婆娑的问他:“那颗也是坏牙吗?”

  他也是这样坦诚,坦诚得有些无辜,“不是,是我拔错了。”

  牙又开始隐隐作痛。

  “祁和,离婚吧。”

  祁和走过来并未坐下,他除掉外套,语气疲惫,“现在她还没有同意做亲子鉴定,是不是都还不一定。”

  “所以你的意思是,等结果出来了,孩子是你的,你就要负责,如果不是,你就还继续和我过日子?”常芭菲的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我凭什么要等那个鬼结果?”

  祁和头疼,“我不是那个意思。”

  常芭菲也觉得累,男女之间的想法本来就有很大的差别,他太理性,她又太感性,再说他们一直以来生活的圈子都太不一样。

  “那就不要再说了,我们离婚,你再去处理你的破烂关系。”

  话说到这里,祁和才觉得讶异,她什么时候......对他的那些事情了如指掌了?他一直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也不要,你别担心。”

  祁和才觉得事情棘手,“你是铁了心要离?”

  “是。”常芭菲攥紧拳头。

  “为什么?”

  “因为这两年以来,我都只是作为你们祁家的一个生育机器而已,我很累了,也不想再承受这种压力。”

  “我和你说过,我妈是着急了一点,那也是因为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再说我妈那人就是嘴巴厉害,你又总是任人拿捏的样子......很多东西并不是你一个人在承受着而已,这些都不是大问题。”

  是啊,婆婆给她压力,她回来还不是在给他无形的压力。

  他软下声音,“我知道你委屈,以后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过去了,好不好?”

  常芭菲望着他咬了咬牙,她没有办法把他妈妈逼她的那些话说出来。

  “祁和,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你就别再说了。”

  “那你也别费力气了。”祁和脸色铁青,“我不同意离婚!”

  常芭菲笑了笑,“你别这样,我总有办法让你离婚的。只需要和你妈说一声,外边有一个祁家的种,你说她会怎么做?”

  祁和也笑,笑容比她还要讽刺,“那你就是太不了解我妈和何沐了,你要是说了,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她把孩子抢回来给你带,她是绝对不会同意让何沐进门的。”

  常芭菲不愿与他争执,尽量平心静气开口:“祁和,你我都知道这一段婚姻是没有感情的开始,我们努力了两年连一个孩子都没怀上,你爱的女人却轻轻松松的就给你生了个孩子,估计都会打酱油了,这不就是老天给我们最大的暗示吗?而且这两年,我们像是夫妻吗?还不如说是房客,你早早出门,深更半夜才回来,不然就是夜不归宿,从来没有周末和假期,最亲近的时候就是计划生育的时候,这两年对于我来说无比的漫长。”

  “你从前那些事,我没有过问过,也懒得去问你,但我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一直装傻而已。现在好像已经装不下去了。和你在一起太累。”

  “其实我配不上你。”

  “你妈妈觉得何沐配不上你,其实我更加配不上,除了一个一无是处的一流大学文凭,和一个清白家世外,我常芭菲何德何能嫁给你?

  何沐有什么不好,漂亮,聪明,现在还会赚钱,只是有一个酗酒赌钱的父亲。

  你一开始娶我的时候,不就是堵着一口气吗,不就是想证明给你妈妈看,一个身家清白的女孩子,其实未见得比何沐好吗,更何况我现在还生不出孩子。”

  期间祁和张了两次口,都被她打断。

  “别说我们之间有两年感情,我看到过你辞掉一个跟你做了六年的小护士,那可是眼睛都不眨的。”

  老实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祁和脸上有这么难看的表情。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是。”

  其实说了这么多,她自己反而越发明白自己,说了那么多都是废话,只不过是一句话——她太贪心,她觉得祁和不够爱她。

  她也要不到什么了,还不如这个时候全身而退,不然等到何沐抱着孩子拿着鉴定报告来找她的时候,她会不甘心离婚,到时候死缠烂打又做坏人。

  两人一人坐在沙发里,小小的缩成一团,几乎和抱枕融为一体,一人站在茶几旁,身形修长得不像样。却都对着黑屏的电视,有接近十分钟的沉默。

  祁和有很多说辞,翻到嘴边又被打了下去。

  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他十分清楚。他见过芭菲的父母两次,她的家境虽不富裕但也殷实,打小就是含着银汤长大的,她比谁都骄傲。

  无论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他们之间都有了裂缝,因为他没有在最合适的时候和她说清楚那些破事。

  祁和仰头靠在沙发上,极轻又极深地叹了一口气。

  “芭菲,你非要离吗?”

  她连思考都没有,那个离字就溜出了嘴边。

  两年的婚姻,就这样轻飘飘的被剪开了。

  他没有再开口,连解释的话也没有多说,相当于默认了。常芭菲心里难受,起身回了卧室。

  几分钟之后听到他轻手轻脚去了浴室,接着脚步声朝卧室逼近,又在门口顿住,折身去了客房。

  常芭菲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下来。

  她没睡好,天微亮就起来熬粥,靠在流理台发呆时,突然听到敲门声。

  她疑心听错,等了几秒敲门声变大,她探头出来看,恰好撞到穿着衣服走出来的祁和。

  两人打了个照面,彼此都有些不自然。

  敲门声还在继续,祁和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我妈。”

  她还未开口问你妈这么早过来干嘛,祁和已经走过去打开了门。

  常芭菲眼皮一跳,下意识的想躲起来。

  祁妈已经进了门。

  “这都几点了,还没起呢?早餐也没煮吗?我和你爸早就吃过早餐,连中午晚上的饭菜都买回来了。”

  还没看到人,就听到她不满的抱怨了。

  常芭菲有些赧然,她一向不会顶嘴,往往是祁和替她说话,这一次祁和却没有开口。

  几秒之后她只能硬着头皮小声解释:“已经在做了。”

  祁妈进屋看了她一眼,倒未见得有多嫌恶,但是多了一分打量和思索的意味。

  祁和揉了揉眉宇,他一晚上没睡,头疼得要紧。

  “妈,你一大早过来干嘛?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说?”

  祁妈看了看常芭菲,又看看祁和。

  常芭菲非常自觉的进了厨房,又把抽油烟机打开了,让他们母子放心的说话。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5/815218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