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第59章 逃离 一

第59章 逃离 一


  1.

  刚进入十一月,灼热的气息早已无影遁形,空气中偶尔也会狰狞地暴露出一丝寒气。张科长已经离开快三个月了,她和相濡以沫的老伴早已飞向大洋彼岸,在那片地广人稀的枫叶之国安度晚年去了。

  明月还是很难适应胡科长的工作节奏,他的处事原则和张科长外紧内松的管理方式完全不同。

  胡科长很喜欢开会,不管是大事小情齐抓共管。早晨要开晨会,周五要开周会,而且还会不定期开展一些类似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帮助大会。

  财务科算上胡科长统共就三个人,工作量也不是很大,有那么多的工作需要规划、总结和剖析吗?

  小珍已经充分了解了胡科长的喜好,事无巨细的向胡科长进行早请示晚汇报。

  明月一向不是那种善于逢迎的人,工作上的事她只会闷着头默默地做。她认为没有必要把工作放在口头上,只要按时保质保量完成就可以了。而且财务科基本上就是一些常规工作,每个月都是固定的路数。每个科室的全年预算也都是在年初就已经定下来的,各科室申请费用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会按照预算内的金额申请,基本上没有超出预算的不合理开支,哪里会有那么多突发事件需要向胡科长汇报呢?

  明月不主动找胡科长汇报工作,而且晨会和周会的时候,翻来覆去总是那么几句大白话。明月从来不会像小珍那样喊口号、表忠心。她只会笼统地说:今天我要做凭证,今天我要审费用,今天我要做报表,今天我要去盘点......

  既然明月对汇报工作这件事从来都不积极,胡科长就总是找机会约明月谈话,而且谈话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小珍去银行办理业务的时候。

  胡科长总会亲切地问明月,最近工作上有什么困难没有?生活上如果有困难也可以提出来。单位是什么?单位是一级组织,是员工的靠山和主心骨,是员工可以随时倾诉心声的地方。

  可明月每回都让胡科长失望了。她总是淡淡地说,工作上没困难,生活上也没困难,谢谢领导关心,说完她就回到位子上继续工作去了。

  所以说只要小珍不在,财务科一般情况下都是安静的。明月安静地做凭证、录系统;胡科长安静地看文件、翻报纸。

  一个周末的下午,明月去医院看晓军。

  晓军一切正常,好像还比上次看他的时候胖了一些,明月很欣慰。

  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王晓对兴奋地告诉明月,“明月,手术日期已经确定了,下周五就可以进仓做骨髓移植手术了。”

  明月高兴极了,“太好了晓对,到时候我会请假过来。对了,邢影临走时交代过,说做手术前通知她一声,她也要赶回来。”

  王晓对垂眸低语:“算了,不用通知邢影。她已经上研二了,学业比较紧张,而且还离得那么远,跑来跑去也不方便。”

  “哦,那崔建伟?”

  “他会来的,他基本上每天下班后都会来医院,他今年还是带的毕业班,我真的不想他这么辛苦!”

  王晓对说着话眼圈就红了。明月知道,这段时间她和崔建伟承担了很多压力,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经济上,崔建伟都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与王晓对共同面对,他甚至比王晓对想得还要多,还要远。

  崔建伟建议王晓对请一年长假,他亲自陪王晓对去学校办理了请假手续。他说手术的后续治疗和身体调养也是需要人照顾的,而王晓对的父母在经历了这次沉重的打击之后,精力已大不如前。

  周四下午,小珍照例去银行转账,财务科每个周四都会给固定的供应商汇货款。

  明月突然想起,明天就是晓军手术的日子,她还没有请假。

  她放下手里的工作,轻轻走到胡科长面前,“胡科长,我明天有事,可以请一天假吗?”

  胡科长缓缓抬起头,眉头有些郁结:“明月,明天不是说好了要去办公室盘点固定资产的,你忘了?”

  “哦,”明月叹了口气,“胡科长,盘点的事可不可以挪到下周再做啊?”

  “怎么,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嗯,是我好朋友的弟弟,他得了白血病,明天要做骨髓移植手术。”明月想起晓军在医院住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就要做手术了,心里不禁五味杂陈地呜咽起来。

  “好了,好了,又没说不准你的假,你哭什么!你不管请几天假我都会同意的,盘点的事早一天、晚一天还不是咱们财务科说了算!别哭了啊!”胡科长说话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轻触了下明月的肩膀,看明月没什么反应,他竟然大胆地把正在哭泣的明月小心翼翼地揽入怀中。

  “谢谢你,胡科长!”

  正在此时,小珍办完事回来了。她在无意之中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竟然心领神会地落荒而逃。

  “咣当”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小珍重重带上。

  听到门响的明月猛然一惊,刚才还混混沌沌的脑袋好像也清醒了几分。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会被胡科长搂在怀里的!

  胡科长当即松开了明月,若有所思的正襟危坐。

  “那个,明月啊,你朋友的事我深表同情,谁遇到这种事都会伸一把手的。今天的工作也不多,你不如早点回去吧,如果需要帮忙就尽管开口。工作上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领导,生活上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大哥吧。

  明月看了看表,还不到五点,可她实在是无心工作了,她朝科长点头致谢后,匆匆离开了单位。

  办公室只剩下胡科长一个人,他心事重重地嘘了口气。刚才鬼使神差的动作令他心有余悸,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动了那种念头。

  当时正在哭泣的明月小脸儿苍白,浑圆娇挺的胸脯随着她的抽泣声起起伏伏,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少女馨香,看得胡明强蓦然心动。

  天啊,好险!胡明强在心里责骂自己。幸亏明月心思单纯,应该不会多想,如果遇到那种心术不正的人,还不一定会怎样大肆渲染呢!那自己好不容易才在单位建立起来的威信岂不就会荡然无存!

  胡明强虽说是名牌大学毕业,专业成绩出色,工作能力也很强,可他在家里的地位却很卑微。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老婆大人却总认为他是仰仗了自己父亲的关系才得以飞黄腾达。总是在他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

  胡明强已经厌倦了他的婚姻生活,面对充满心计和刁钻蛮横的老婆,他时不时会冒出离婚的想法。可这念头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而且胡明强老家在农村,他的父母一直都以有他这样一个能在城里工作并且找了一个城里人当老婆的儿子感到骄傲。

  胡明强希望儿子能够健康成长,希望父母能够在乡邻的羡慕声中快乐生活。更重要的是,他还舍不得他老丈人身上的那层耀眼光环。既然婚姻不如意,他就想在事业上找补回来。一个小小的邮电印刷厂的财务科长,并不是他的终极目标。他一心想去的地方是省邮政局的“财务结算中心“,位高权重的结算中心主任的位置才是他一直所向往的。这里,只不过是他往上前进的跳板而已。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9615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