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第49章 智商 五

第49章 智商 五


  5.

  林强低沉浑厚的嗓音,在小礼堂的上空迂回萦绕。他娓娓道来又充满磁性的朗诵竟然比他高大俊朗的外表还要引人注目,惹得一帮女生如花痴一般鼓掌尖叫。

  下一个上台朗诵的该轮到明月了,她的心情有些紧张。在这么强大的师兄面前,明月失去了上台的勇气。她正在犹豫,不料被旁边的同学推了一把,猛然撞到了正在往台下走的林强身上。林强用手轻轻一揽,明月整个身体就陷入了林强的怀抱。她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满腔的热血一下子就涌到了脑门儿上。

  台下已经有人开始起哄,林强扬起修长的手臂轻轻示意了一下,人群很快就安静了。他和颜悦色的在明月耳边低语:“没事儿,不要慌,念得慢一点儿,我听过你的朗诵,非常棒!”

  说完,林强竟然牵着明月的小手把她引上台去,然后轻抚她的后背,调整好麦克风的位置,并朝她送去了一个充满鼓励的笑容。

  明月突然感觉到没那么紧张了,她充满感激地望着林强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开始朗诵她写的那首名叫《校园的早晨》的小诗。

  明月就是这样和林强认识的,当时她还是大一的新生,刚刚加入诗歌社不久,而林强已经上大二了,他是诗歌社的副社长。

  明月不知道林强是怎么看上自己的,在财经学院这个女多男少的地方,她并不是特别出挑的女孩儿,只能算得上清秀而已。

  商学院里光彩夺目、如花似玉的女孩儿多的是。况且,林强还是那么优秀。他不仅学业优异,而且相貌堂堂。他总爱穿着一身宝石蓝色的运动服在操场上跑步,矫健如飞的身影旁总会有影子一般的爱慕者追随左右。

  其实,在明月和林强交往后不久,明月就不止一次地问过他,林强总是笑而不语。问得急了,他就会故作张狂地捏捏明月的小鼻子说:“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理由!”

  明月觉得自己很幸运,她总是在一帮女生的羡慕嫉妒恨中肆意享受着林强无微不至的关爱。

  下雨了,林强会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遮在两个人的头顶在雨中狂奔;天冷了,林强会把明月的小手环在自己的腰间,用自己的体温给明月带去温暖;吃饭时,林强会把红烧肉里的肥肉一点一点的小心剔除,然后把瘦肉全都夹到她的碗里;生病了,林强不管多忙都会推掉手头所有的事情,带着明月去校医院就诊……

  大学四年,明月净顾着谈恋爱了,都没有好好经营自己的友谊。况且明月还是那种毫无心机的女孩,高兴或者不高兴了全都会挂在脸上。所以整个大学期间,明月感觉自己除了林强以外,并没有一个可以真正推心置腹、风雨同舟的朋友。

  不过当时明月一点儿都不后悔,她认为上帝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得必有失嘛!你得到一些东西,肯定就会失去另一些东西,老天不会什么好处都让你一个人占了!明月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她总是会找出各种理由来开导自己。她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涯能够收获一份沉甸甸的爱情,就已经足够了,明月很满足。

  可是,就是这样一份让明月倍感幸福和稳妥的爱情,她最终还是失去了!

  大四下学期林强在乐州市财政局实习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儿。那个女孩名叫王亚丽,长得其貌不扬,但是她却有一个好爹。

  王亚丽的父亲是省财政厅主管人事的副厅长,他有权利决定一个大学毕业生的命运。他可以在实习结束后让专业成绩优异的林强名正言顺地留在乐州市财政局工作,当上一名光荣的人人羡慕的公务员;也可以让林强灰头土脸地随时离开实习单位,去社会上四处碰壁、自谋生路。

  结果不言而喻,在强大的对手面前,明月轻而易举地败下阵来。明月家里没有关系,她的父亲已经过世,妈妈只是邮电印刷厂的一名小小会计,哥哥高中毕业之后在爸爸老领导的关照下,进了市委办公厅下属的劳动服务公司做了一名食堂采购员。

  在残酷而又现实的社会面前,伟大而又纯洁的校园爱情显得那么脆弱和不堪一击!明月不想埋怨谁,她觉得是自己命不好。

  明月至今都清晰的记得,当时林强和她提出分手时冷酷而丑陋的嘴脸。他说:“明月,你不要以为是我对不起你。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只有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才能够有尊严的享受生活!我现在虽然还没有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但是我要努力争取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如果我选择和你在一起,就永远不可能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我就会永远看人脸色屈辱的活着。明月,不要怪我无情,要怪就怪这个社会太现实,怪你没有一个好出身......”

  明月当时觉得林强是那么绝情那么狠心那么势利,他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点都不顾及他们几年下来朝夕相处相濡以沫的感情。她很想上前一步狠狠地甩给他一个大耳瓜子。可她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没有动林强哪怕一根小手指头。

  她像一枚笔直的钉子一样默默站立,看林强讲完那番豪言壮语之后冷漠离开的背影,看校园里那些相亲相爱甜言蜜语的小情侣如花的笑脸,看高大的梧桐树上叽叽喳喳追逐嬉戏的花喜鹊。直至夕阳西下,惨白的月光在明月身后晕染出一大片诡异而阴森的倒影。

  虽然明月痛苦了很长时间,但是明月并没有告诉妈妈和哥哥她与林强分手的真正原因。只说是两人性格不合,说林强的脾气有些急躁,她不喜欢。她轻描淡写地告诉妈妈,说她们分手后林强又交了一个女朋友叫王亚丽。明月是有意瞒着妈妈的,因为她不想让妈妈伤心。

  自打父亲去世后,妈妈就失去了往日神采奕奕的精气神儿。她失眠、偏头痛、神经衰弱。她开始变得郁郁寡欢、神情木讷。家里很少再有过去的欢声笑语,冷冷清清的家,冷冷清清的人,冷冷清清的日子。

  明月不愿意再给妈妈增加哪怕一丁点儿的负面情绪了,她宁肯自己躲在被窝里偷偷流泪,也不想在妈妈面前表现出自己失恋时痛楚而撕心裂肺的心情。

  还有哥哥明阳,哥哥为这个家做出的巨大牺牲和无私奉献,明月是看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她还有什么资格因为失恋这件事而悲悲啼啼?

  明月知道,明阳从上初中开始就喜欢邢影,而邢影在明阳面前也总会收起她一贯盛气凌人的模样,表现出一副害羞小女生的乖巧神情。

  只是后来,明阳高考落榜,而邢影则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明阳就将这份从来没有见过天日的情愫深深埋在了心底。而现在,邢影大学毕业后又被保送上了本校的研究生,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深,就更加没有可能了。

  明月知道,哥哥心比天高,可是命运弄人啊!他再也不可能和温婉可人、气质出众的邢影并肩同行,只能远远地关注着那个曾经另他无限神往的女孩儿。

  哥哥的心很苦,很空,他就像是一朵无根的浮萍,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肆意飘荡、随遇而安。这种痛楚,这种心酸,可能无人明白。但是明月却能理解哥哥,他知道明阳冷酷而坚毅的身体里隐藏着一颗最柔软最善良的心。

  日子如流水一般缓缓流淌,明月已经参加工作一年多了,她已经逐渐适应了职场快节奏的生活。

  林强被明月明确地拒绝了七、八次之后,已经好长时间不再来骚扰她,妈妈的心情也日渐好转,明月感觉生活平静了下来。

  一天,明月正趴在桌子上专心做凭证,小珍也去银行转账了。张科长悄悄走了过来,她一脸笑意地望着明月说:“明月啊,最近怎么都没见那个叫林强的来找你了?你们俩到底怎么样了?”

  明月一脸平静地说:“张科长,我们之间没什么,我们只是大学同学。”

  张科长狐疑地问:“只是大学同学?那他前一段时间怎么总是来找你?而且他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

  明月的脸庞有些发烫:“张科长,我们之间真得没什么。我之前和你说过,我们在大学的时候确实谈过一段时间,不过一毕业我们就分手了,现在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之前来找我,也是,也是他一厢情愿,我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他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了。”

  “这么说,你现在是单身了?那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明月有些羞涩:“张科长,我还小呢,这件事儿,不急。”

  张科长笑得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喇叭花:“你还小啊?你都二十三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儿子都两岁了。还有你妈妈,你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有明阳了吧!”

  明月一脸无奈:“张科长,您说的都是哪个年代的事啊。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时代进步了,哪有这么早就结婚的?”

  张科长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哎,你还别说,这种事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趁早。你想啊,优秀的男人就那么几个,大家都像狼一样盯着呢,你如果不趁早,不就让别人抢了先。最后剩下的,肯定都是些歪瓜裂枣。越往后,你就越找不到好对象,你听我的没错,我吃过的盐……”

  没等张科长说完,明月就接过了话茬:“科长,您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都多!您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都多!”

  张科长一瞪眼:“没错,就是这么个理儿,你还别不服。不是有句老话儿吗,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明月苦笑:“张科长啊,不是我不着急,主要是我哥哥还没找呢。他比我还大两岁,参加工作都好几年了,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妈妈都快急死了!”

  张科长有些不高兴了:“明月啊,咱们说你的事儿呢,怎么又提起明阳了。你不要转移话题好吗?你哥哥的事情和你的事情并不冲突,谁规定哥哥没有找对象,妹妹就不能谈恋爱了?关于这件事,我可是和你妈妈讨论过的,你妈妈很明确地告诉我,如果有合适的对象让我帮你留意呢,你可不要辜负我的一片好心啊!”

  面对张科长的唠叨,明月真得无计可施,况且她把妈妈都搬出来了,明月只好说:“好吧,张科长,那就麻烦您给我介绍一位吧,我在这儿先谢谢您了。”

  张科长脸上又堆满了笑容:“对喽!你这样想就对喽!”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9339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