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第34章 相爱 四

第34章 相爱 四


  4.

  春节就快到了,明月在忙碌的工作中时不时的会感觉心慌。她给家里打电话,妈妈和哥哥都在掰着手指头计算她回家的日子,妈妈甚至还和她讨论年三十晚上要吃什么馅儿的饺子。明月虽然心急如焚,但却并不能确定她何时能够回家。因为公司的业务量虽然在宋志杰和甄昊的努力下有了一些起色,但是他们俩依然早出晚归,忙碌不迭。他们经常加班至深夜,早上上班时,明月总能看到蜷缩在沙发里和衣而卧的两个高大身影,看到他们充满血丝的眼睛和一夜之间就蓬勃而出的凌乱胡茬儿,明月实在不好意思去问宋志杰春节几号放假。

  邢影所在的公司早早就确定了放假时间,她一直在等明月,她说如果明月再不确定回家的日子,就是找资深黄牛都买不到火车票了。明月无数次听邢影讲过春运抢票的激烈程度和火车站扛着大包小包的壮观人流,可她却一次都没有经历过。明月一半玩笑一半认真地告诉邢影让她先买票回家,她说她没关系,如果实在买不到票她就留在首都过年了。她说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在外地过过年,她说没准儿在北京过年的感觉会很特别呢。

  越是临近春节,穆菁成就越是忙碌。每年春节期间的出境游都是“大成”业务量最繁忙的时刻,这关系着公司全年的业务指标是否能够顺利达成,所以穆菁成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穆菁成来找明月的次数越来越少,只是偶尔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倒是玲珑来找过明月两次,她通过对穆菁成的观察和盯梢,掌握了非常重要的证据,她非常确定她从小到大一直深爱的菁成哥移情别恋了。

  起初玲珑很伤心,她不仅哭得双眼红肿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门,她甚至对精美的食物都失去了品尝的兴趣,哪怕是她最爱吃的摆在用绿芥末与新鲜柠檬制作的冰块上的三文鱼刺身她都懒得看上一眼。

  可后来玲珑想通了,她决定要振作起来。既然自己对穆菁成一向毫无办法,那就只能向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毫无抵抗能力的明月下手了。

  可就在玲珑和明月面对面独自交战的时刻,她才知道穆菁成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女孩儿了。因为在感情上她和穆菁成简直就是一类人,刀枪不入、油盐不浸。在重金、名贵珠宝、出国深造、豪华跑车,甚至顶级别墅的威逼利诱之下,明月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用无比温柔又充满执拗的话语明白无误地告诉她,“这些东西不属于我,我只要属于自己的东西!”

  严玲珑无比愤怒的冷笑着,“你凭什么认为菁成哥就一定属于你?”

  明月从容地微笑着,“玲珑小姐,我从未认为菁成哥属于我。菁成哥是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鲜活个体,他不属于任何人,他只属于他自己。”

  玲珑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卑微却又如此强大的对手。严玲珑不害怕那些上流社会奢华而浮夸的莺莺燕燕,因为她们虽然外表显示的气场足够强大,但其实她们的内心世界空虚无比,特别不堪一击。

  在明月面前,严玲珑头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力不从心。在一个无欲无求的女人面前,在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偏执狂面前,玲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玲珑不甘心,她不认为自己就这么失败了。她是谁啊?从小到大一直所向披靡呼风唤雨的严大小姐,她决定再找明月谈一次。

  北京城刚刚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雪,寒气逼人。明月还从未见过如此气势磅礴的雪花,漫天飞雪,犹如洁白的蝴蝶翩翩飞舞。在“杰昊”楼下的小小咖啡馆,屋檐上倒挂着一条一条粗壮而晶莹的冰凌。雪后初霁,一缕缕耀眼的阳光照射在冰凌上,有七彩的光芒在蒸腾的雾气中时隐时现。

  咖啡馆里氤氲着香浓而温热的暖流。玲珑着一身名贵而雍容的皮草,对裹着一身厚厚的墨绿色羽绒服因感冒而变得鼻音浓重、头昏脑涨的明月很优雅地说道,“明月小姐,我很佩服你对感情的执着和对家世门第的不屑。从现在开始,我们公平竞争好吗?虽然我比你家世好学历高,虽然我和菁成哥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我对他的爱一点都不比你少。但是,我不会采取任何不正当手段来争取。我这人不会耍心眼儿也不会哗众取宠,更不会不顾自己的身份顺杆往上爬。我们让菁成哥自己来选择好吗?只要他幸福,不管他作何选择,我都会支持他的!”

  明月的内心虽然越来越悲凉,可她脸上却依然带着不卑不亢的微笑,“谢谢你,玲珑姐。”

  玲珑一怔,明月一直都叫她“玲珑小姐”的,头一次这么亲热地叫她“玲珑姐”,她是什么意思呢?是向她示好还是示威?难道她觉得她一定能赢?哼,未必吧!风云变幻、世事难料,她凭什么那么自信?

  “明月小姐,你初来乍到,可能还不太适应北京的气候。注意休息,按时吃药,祝你早日康复!”玲珑轻轻拍了拍明月的肩膀,高昂着脖子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潇洒地扔下一张百元大钞,转身走了。

  看到玲珑自信的背影渐渐消失,明月紧绷的身体再也撑不住了。她浑身瘫软,整个人趴在小餐桌上,感觉有湿润的液体弥漫眼眶。

  晚上,明月没有心情吃饭,她觉得身子很冷,喝了一杯滚烫的红糖水就早早钻进了被窝。这是一间很小的单间儿,明月来‘杰昊’上班后听取宋志杰的建议在公司附近租的,因为地理位置好,所以租金并不便宜。望着窗外灯火通明的世界,听着车海人流的轰鸣与嘈杂,明月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孤单!

  不知何时,雪花又开始飞舞,沉寂的仿佛一片死海的墨色天空、金色的令人眩晕的光晕、黑色的一片一片凌乱的雪花,一股脑地涌进明月的脑海。

  手机突然响了,明月看到是穆菁成打来的,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玲珑来找她的事情,她从未向穆菁成提起,因为玲珑说这是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不要因为这些琐碎而无关紧要的谈话而影响菁成哥的判断。明月觉得很有道理,而且即使要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这种事情,表达的不好就很可能会演变成一部争风吃醋的闹剧。

  明月表面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她在玲珑面前尽量表现的从容、淡定,仿佛刀枪不入的心其实早已千疮百孔。她思绪的风云变幻犹如风起云涌的六月天,她很想保持荣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的闲适心态,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做不到!

  手机铃声在执拗地响过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偃旗息鼓,紧接着“叮”的一声短信来了。

  “明月,睡了吗?又下雪了,我记得你说过你很喜欢雪人,好好休息,在梦中你会梦到最美的小雪人!”

  明月的眼睛潮湿了,她睡不着,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十字绣,这个只有五厘米见方的正方形十字绣是一个月前她和穆菁成吃完晚饭后一起在夜市上溜达时买的。

  记得当时穆菁成问她,“为什么要买一个这么小的?”

  “因为我笨啊,如果买一个大的,我没有信心把它绣完。”

  “那为什么要买小雪人图案的?”

  “因为我喜欢下雪啊,雪花很圣洁,小雪人更圣洁,因为它是雪花的孩子!”

  已经买了很长时间了,可明月还没有绣上一针。今天,就今天,明月决定要把它绣好。看上去很简单,可明月真正开始动手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她有些笨手笨脚的在翠绿色的底布上扎上一针针雪白的线,她想好了,她要把这个小雪人做成钥匙扣送给菁成哥。

  明月绣的很专注,在绣的过程中她不止一次被针扎破手,可她并没有很娇气的放弃。她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用嘴唇轻轻在伤口处嘬了一口,就继续开始绣了。

  与此同时,穆菁成在明月租住小屋的楼下,也在独自进行一项非常浩大的工程。这是穆菁成第一次独立堆一个雪人,而且他没有借助任何工具。记得小时候,每次雪后的清晨,家里的佣人们就会在院子里堆砌一个巨大的雪人,穆菁成要做的,就是在工程即将结束的时候,画龙点睛般的给雪人带上一顶火红的帽子。

  穆菁成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明月了,今天好不容易抽出来一点时间,他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明月租住的小屋。

  可明月竟然已经休息了,其实还不算太晚啊,穆菁成看了一下手表,才刚刚十点钟而已。电话没人接,说明明月睡得很熟,她一定是累坏了。算了,不管了,穆菁成心想,我要送给明月一个惊喜,我要堆一个小雪人,让明月明天早上一出来就能马上看到它。

  穆菁成凝望明月房间的窗户时,明月还钻在被窝里,屋子里一片漆黑。穆菁成低头开始气喘吁吁地堆雪人的时候,窗子亮了,明月开始绣小雪人。

  穆菁成从来没有想过堆一个看上去很简单的雪人会这么累。他很快就浑身湿透,衬衣紧紧地贴在胸前,额角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额头上。

  在穆菁成堆雪人的最后一道工序即将完成的前一分钟,明月手中的十字绣终于大功告成,她惊讶地看着手中可爱的胖嘟嘟的小雪人,心满意足地关闭了台灯。当穆菁成将颈间火红的围巾摘下来,小心翼翼地给小雪人围上去的时候,他十分欣喜地又望了一眼明月房间的窗户,窗口依然黑黢黢的。明月应该在做梦吧,她会梦到小雪人吗?

  雪后的清晨,空气无比清新,天空蓝的就像一汪湖水,微风中厚厚的雪花压得枝桠轻轻摇曳起来,一片片细碎的冰凉拂过明月的脸颊。没走几步,明月竟然大声尖叫起来。

  她,看到那个小雪人了,穆菁成堆的小雪人。

  有些歪歪扭扭的小雪人,眼睛弯弯笑眯眯的小雪人,鼻子长长耳朵尖尖的小雪人,脖子上裹着火红围巾的小雪人。

  明月好喜欢,虽然这个小雪人看上去丑丑的,有点像外星人。

  明月脚步有些踉跄地冲了过去,细细观赏。小雪人一直冲着她微笑,明月也微笑。她微笑着整理小雪人颈间的火红围巾,映衬的明月的小脸也变得红彤彤的。

  明月发现小雪人的手里有一张粉红色的纸片,她有些好奇,左右迅速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人,便有些做贼心虚地想把它取下来。

  好像有些冻住了,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那张折成五角星形状的纸片取了下来。

  慢慢展开,非常有力量的字体映入眼帘:明月,我的宝贝!原谅我不能每天陪伴你,就让这个小雪人替我守候你好吗?爱你!穆菁成。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91221.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