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第31章 相爱 一

第31章 相爱 一


  1.

  明月内心有种隐隐的不安,她能够感受到宋志杰对她有一种不同于一般男女朋友的关怀。她知道宋大哥是个好人,他身上有很多优点,他尊老爱幼、脾气温和,而且擅长做饭。但是,明月对他却并没有那种感觉。可是和穆大哥在一起就不一样了,和穆大哥在一起,明月的内心是甜蜜的、爱慕的、悸动的,甚至是愿意为他生一个可爱的宝宝的。

  穆菁成又何尝不是呢?他是那么喜欢这个看上去让人无限怜惜的小丫头。在他三十一年的人生岁月中,他还从未对一个女孩儿有过如此感觉。愿意一生一世和她厮守,愿意牵着她的手在林间漫步,愿意在寂静而璀璨的夜空下和她窃窃私语,愿意领着她和一群孩子在家里的小菜园里采摘最新鲜的蔬果然后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地制作一顿丰盛的大餐......

  穆菁成很想把明月介绍给父母和姐姐,他很想得到他们的祝福。但是,明月模棱两可的态度令他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在他的印象中,明月好像是一个缺乏安全感而且慢热的人,他想他应该给她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他愿意让她更全面的了解他,他愿意等她。

  十一月一日,是穆菁成母亲的六十大寿,穆家上上下下早就开始准备了。这天,穆菁成下班后早早就回到了穆家位于郊区的别墅,厨房已经准备好很多新鲜而美味的食材,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摆满了各色娇艳的鲜花和包装精美的礼物。

  穆菁成刚一进门,严玲珑就像个花蝴蝶似得扑了过来。穆菁成把公文包递给管家,玲珑帮他把西服脱下,顺势挽住了他。

  “菁成哥,我和爸爸早就过来了,你怎么才回来啊?”

  穆菁成微笑着扯开玲珑的手,“我过去打招呼。”

  严玲珑的父亲和小妈正坐在沙发上和穆菁成的父母寒暄,穆菁华坐在旁边有些无聊地翻看一本印制精美的时装杂志。

  “爸、妈、严叔叔、惠柔姐,我回来了。”

  “嗨,菁成回来了,有日子没见,你是越来越精神了!”严炳仁目光炯炯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岁月的风霜已把他的两鬓染得微白,但却丝毫遮挡不住他红润而富有光泽的面庞。他穿着色彩斑斓的长袖T恤和姜黄色的亚麻休闲长裤、紫色运动跑鞋,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

  “谢谢,不过严叔叔您看上去可比我精神多了,我听说您上个礼拜还去怀柔白河峡谷攀岩了,那地方可是难度系数很高的。”

  “呵呵,你小子消息倒是挺灵通,你听谁说的?”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玲珑啊,她现在就是潜伏在菁成身边的小喇叭!”穆菁华低头说话,眼睛却并没有离开那本杂志。

  “这孩子嘴真快,我现在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严炳仁笑呵呵地说道。

  “爸,我哪有,我发誓真不是我说的!”严玲珑的嘴巴立刻撅了起来。

  “来,玲珑,坐在伯母身边。”穆夫人亲切地拉着玲珑的手坐在她身旁。

  “妈,您今天可真漂亮,生日快乐!”穆菁成走上前亲热的与母亲拥抱,并适时将为母亲精心准备的“爱马仕”烟灰色丝质小方巾有些笨拙地系在母亲颈间。

  穆夫人笑得像一朵盛开的非洲菊,“菁成啊,快看看玲珑送我的礼物,是不是很漂亮!”穆夫人抚摸着脖子上戴的一块鹌鹑蛋大小的绿的仿佛要渗出油来的水头很足的翡翠挂件。

  “嗯,还不错!”

  “什么叫还不错,你知道吗?这可是纯正的老坑玻璃种‘帝王绿’,是非常稀有罕见的翡翠中的极品。”穆菁华的眼睛终于从杂志上移开了。

  “哎,玲珑可真是孝顺啊,她为了这块翡翠,提前半年就开始在全世界搜罗,终于让她得到了这块稀世珍宝。对我这个小妈,她可从来没这么尽心过,上个月我过生日,她一条景泰蓝手环就把我给打发了,还美其名曰,礼轻情意重......”

  “爸,你能不能管好你们家白惠柔啊!她要是再乱说话,我以后就不回家了!”

  “哟,你还知道有个家啊,你每次游历四方回来,不都是先来穆府报到的吗!”白惠柔冷眼讥讽道。

  “行了,惠柔,你每次都这么伶牙俐齿的,你的名贵珠宝还少吗?你应该多向穆夫人学学,要有个长辈的样子!”严炳仁都有些后悔把白惠柔带出来了。

  “长辈!我什么时候也有这么大的面子了,她叫过我一声妈吗?”白惠柔的情绪有些激动。

  “就你!也配!想当妈就自己生一个,别一天到晚打我的主意......”严玲珑眼神恶毒的恨不得把白惠柔生吞活剥。

  “你,哎呦,我心口又开始疼了,老严,你快过来帮我揉揉!”

  “好了,好了,不闹了,我知道玲珑是最懂事的孩子了。”穆夫人轻声安抚一脸怒容的玲珑。

  穆鹏飞端坐在一旁并没有说话。他这个老友啊,什么都好,就是在家里没什么地位。女儿恃宠而骄,新娶的小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哪像他在家拥有绝对的权威啊!

  要说严炳仁还是非常疼爱玲珑这个唯一的女儿的。自从严玲珑的生母在她刚满十岁的时候因意外去世,严炳仁为了玲珑能够身心健康地成长,并没有像其他富豪那样迫不及待的纳新。白惠柔十一年前就已经跟了他,但是直到去年前他们才正式领证结婚。白惠柔是那种长相甜美、性格外向,说话并不怎么过脑子的女孩儿,对严炳仁倒是一直照顾有加。只是,她比玲珑才仅仅大七岁。

  严氏企业并没有像穆氏那样涉足不同领域,这么多年了,严氏只专心做房地产这一块业务。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势不可挡,房地产企业可以说是中国盈利最好的行业之一。白惠柔和严玲珑都在严氏企业挂的有虚职,但是她们却毫无例外都是那种更看重生活品质对上班没什么兴趣的人。

  白惠柔十天半月不去公司一趟,她最感兴趣的事其实是逛街、做美容、打麻将和遛狗。而严玲珑呢,她则和一帮志同道合的富家千金、少爷共同成立了一个叫做“用脚步丈量天下”的户外社团。

  他们的社团名称非常准确无误地诠释了他们的内心,他们确实一年的时间里有大半年都在世界各地游走。上至阿尔卑斯山的皑皑雪峰,下至大西洋底的潜水悬浮,都留下了他们探索不屈的身影。他们涉足过美国黄石公园的超级火山,在铺天盖地的扭叶松林里偷窥驼鹿产子。他们甚至在佛罗里达州遮天蔽日的龙卷风即将到来的前一刻钟,商量着试图追逐龙卷风中心地带的旋转云团。他们渴望强烈的刺激和不可预知的结果,他们优渥而奢靡的生活环境掩盖不了他们内心的空虚。

  可是随着年龄渐渐增长,严玲珑野惯了的脚步开始渴望平静。其实在十岁之前她一直都是性格安静的小女孩,但是自从十九年前母亲离开自己的那一天起,玲珑从内心深处感受到的是不可控制的悲凉。她开始迅速叛逆,她不再听父亲和老师的话,她更多的时间是呆在穆府幽深而静谧的老宅,她喜欢依偎在穆夫人的身旁,逗弄着菁成哥哥养的小猫小狗。她特别喜欢粘着比她大两岁的菁成哥哥,在菁成哥哥严肃的目光里,她才会乖乖坐下来读书学习。

  严炳仁不是不知道女儿的心思,只要有穆菁成在,玲珑的眼睛从来不都愿意在其他男人身上流连半分。可是,他几次三番试探过菁成的意思,菁成非常明确的表达过他对玲珑的感情,那就是哥哥对妹妹的关心。

  严炳仁不好再说什么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他们自己最本真的想法,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更何况穆氏并不需要借助严氏的力量壮大自己。因为穆氏本身已足够强大,而且还拥有像穆菁成这般睿智缜密的头脑、亲力亲为的实干。穆氏的将来,只能说会越来越气势磅礴!

  对于穆菁成父母来说,他们因为有了干涉穆菁华婚姻的前车之鉴,所以在穆菁成身上,他们从未表现出对菁华失败婚姻中的强势。想当初菁华与大学校园里的贫贱师兄爱得如火如荼,只可惜父母从中横插一杠,强迫她嫁给了与穆家门当户对的成家公子。只是那成家公子并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他在结婚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紧锣密鼓地在外面的私宅里包养了小二、小三和小四,令一向骄傲如白天鹅的穆菁华一病不起。两个人的婚姻很快就像美丽的肥皂泡般破灭,穆菁华从此变得刁钻刻薄、言语无情。

  可天不怕地不怕的白惠柔并不死心,她很想让玲珑赶紧嫁出去,只有嫁给了她从小就喜欢的菁成哥哥,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继女才不会没事找事的整天戳自己的心窝子。

  “董事长、夫人,饭菜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入席了。”

  一行人各怀心事的用餐,穆鹏飞则和严炳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生意上的事情。

  阿姨端上来一盘味道异常鲜美的“鱼子黑松露烤澳洲小牛肉”,白惠柔心情有些复杂地盯着穆菁成和严玲珑看了半晌。

  “惠柔,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合口味啊?”穆夫人礼节性地询问。

  “没有,很好吃啊!我只是在看菁成和玲珑,我发现这两个孩子怎么越长越像了呢。穆夫人,您有没有发现,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啊!”

  穆夫人并没有接白惠柔的话茬。

  “惠柔姐,您上辈子不会是算命的吧!什么时候也学会看相了?”菁华阴阳怪气地揶揄她。

  “没有,没有,我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在研究《奇门遁甲》,我觉得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今后所走的每一步路。就比如玲珑为什么从小就喜欢穆府,那是因为她注定将来有一天会和穆府有很深的渊源。”

  白惠柔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严炳仁,好像看到了他对自己投来些许鼓励的目光,不禁胆子更大了一些。

  “来,来,来,菁成、玲珑,你们两个要多吃些松露啊,据说这种珍贵的菌类是能够促使年轻男女发情的......”

  一桌子人,包括站在一旁服务的佣人全都目瞪口呆。

  “惠柔,这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严炳仁对这个经常语出惊人的小媳妇简直是受够了!

  “呵呵,惠柔姐,这东西这么好,我觉得你应该多吃一些才是,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孩子吗?”穆菁华不咸不淡地冷笑着。

  “我吃好了,各位请慢用!”严玲珑脸色铁青地站了起来。

  “玲珑,你先不要走,爸爸有话对你讲。”

  “有什么话还是对你的小媳妇讲吧,我不奉陪!”玲珑说完便踩着高跟鞋转身走出穆府。

  “我出去看看她。”穆菁成紧接着追了出去。

  菁华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心无旁骛地细细咀嚼着烤的鲜嫩多汁的小牛肉。白惠柔则呆坐一旁,表情很是郁闷。难道,我又说错话了吗?

  “玲珑,等一下。”

  “菁成哥,你追出来干吗?难道还嫌我丢人不够大是吗?”

  “玲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在我心里,你就好比我的亲妹妹。惠柔姐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一向有口无心,并无多少城府。我想正是因为她的这种性格,严叔叔才最终下定决心娶她回家的吧!”

  “菁成哥,我不想听。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想当你的什么亲妹妹,我只想做你的女朋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严玲珑说到伤心处,情不自禁地蹲下身来,满脸游弋的泪珠儿犹如清晨薄雾笼罩下的露珠般清冷。

  穆菁成顿了一下,也慢慢蹲下身来,轻轻把玲珑搂在怀里,“玲珑,不要哭了好吗?我看着会心疼的!其实,......李彦那个人还是挺不错的,他一直都很喜欢你。只是你把人家拒绝的那样彻底,搞得他现在心灰意冷,都想去少林寺出家当和尚了。李彦可是家中独子,如果他万一真的遁入空门,那可就是你的罪过了。”

  “菁成哥,你怎么总是为他说话,你到底是跟他亲还是跟我亲啊!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你不要我,我就出家去当尼姑......”

  “呵呵,看来李彦是不会寂寞了,有你这么漂亮的尼姑相伴,想必他当和尚也会当的乐不思蜀吧?”

  “菁成哥,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我不理你了!”玲珑边说边站了起来,气鼓鼓的朝外走去。

  “玲珑,你还生气呢!”望着玲珑有些落寞的背影,穆菁成的语气中夹杂着一种兄长对妹妹的疼惜。

  玲珑脚步顿了一下,“生什么气啊,我从小是被气大的吗?你不愿意搭理我,我就去找我的李彦哥!”她知道菁成哥对她的态度了,从小就知道。虽然她心有不甘,虽然她的心在渗血,可她却无计可施。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缠绵的雨,雨势不大,雨丝纤细但却冰凉。这是秋雨,萧瑟的雨,黯然的雨,能把树上已不再娇艳的残花纷纷打落的雨。

  玲珑并没有将敞篷跑车的顶棚合拢,油门一直在加速,耳边呼啸的风声雨声将玲珑的脸蛋儿打的生疼。有泪水抑制不住地喷涌而出,与雨水纠缠在一起,迅速模糊了玲珑的眼。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91146.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