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第24章 相知 四

第24章 相知 四


  4.

  路上,等红灯的时候,正好经过一家装修的很高档的披萨店,飞扬的眼睛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高大的蓝色“机器猫”玩偶看。

  “飞扬,你是不是想吃披萨了?”

  “明月姐姐,张乐乐说,这家店的披萨很好吃。应该就是这家,她说店门口有一个很大的‘哆啦A梦’。”

  “那我帮你订外卖。”穆菁成扭头对宋飞扬讲。

  “真得吗?谢谢叔叔!”宋飞扬一脸幸福的表情。

  穆菁成马上给孙浩打电话,小声交代了几句,然后嘱咐明月把地址给孙浩发过去。

  上楼的时候,明月的内心很忐忑,穆菁成感觉到了,他悄悄捏了捏明月的手,目光炯炯地看着她,“没事的,有我在,等会儿你什么都不用说。”

  果然不出穆菁成所料,魏大妈在看到宋飞扬贴着雪白纱布的额头时,立马跳了起来,“怎么回事?我孙子这是怎么了?明月,你是怎么搞得,我孙子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破相了!”

  大妈搂着飞扬的头左看右看,“飞扬,你感觉怎么样?疼不疼啊?身上呢,身上有没有受伤啊?我孙子不会摔成脑震荡吧?他还这么小,就受了这么大的罪,这让我怎么和他父母交代啊!”

  魏大妈搂着飞扬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宋飞扬对他奶奶说,“奶奶,我没事的,已经不疼了。”

  “怎么会不疼呢?怎么会不疼呢?明月,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月正欲开口,被穆菁成用眼神拦住了,“大妈,真得很抱歉,都是我不好,是我走路不小心在教学楼前撞到了飞扬。他额头上缝了三针,不过医生说伤口不深,将来不会留疤的。这是医院开具的诊断书,您可以看看。”

  “怎么会不留疤,都缝针了还能不留疤?你是谁啊,你怎么会出现在学校里?”

  “大妈,我叫穆菁成,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今后小飞扬不管出现任何问题我都会负责到底。我和明月是朋友,今天的事纯属意外。”

  “朋友,你们不会是在谈恋爱吧?好啊,明月!我让你去学校是参加观摩课的,不是让你去谈恋爱的!你们俩光顾着谈恋爱了吧,都不管我孙子了,这才让他磕破了头是不是?”

  “大妈,不是的。我是去学校谈捐助的事,我根本就不知道明月也在学校,这真的只是个意外。”

  “捐助?你要给学校捐钱啊?”

  “没有,我这次给学校捐的是电子教室。不过,去年,我给学校捐了一百万。第五小学,是我的母校,我对这个学校很有感情!”

  明月和魏大妈同时在心里惊叹了一下。

  穆大哥他,他真是一个有良心的商人啊。他生意做得这么好,还不忘回馈社会,真得是一个好人。

  这小子看上去年龄不大,没想到还是一个成功人士。他既然这么热心公益,一定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了,他应该不会不对我们家飞扬负责的。算了,看上去飞扬也没什么大事,就不跟他计较了。

  “哦,你也是第五小学毕业的,那你和我们家飞扬还是校友呢!”

  “是啊,大妈,第五小学创办的第一年,我就在这所学校上学了......后来,我高中毕业之后去了美国,在美国读的大学。”

  “你还在美国读过书?我儿子、媳妇也在美国做生意呢,还真是巧啊。”

  “是啊,真巧。”

  “你坐啊,穆总,我帮你削个苹果吃。”

  “不用了大妈,您叫我小穆就好了。”

  两个人相谈甚欢,宋飞扬坐在一旁打游戏机,明月百无聊赖。她起身对魏大妈讲,“大妈,你们先聊着,我去做饭了。”

  咚咚咚,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明月急忙去开门。

  您好,请问是您叫的外卖吗?

  明月点了点头。

  天啊,是穆菁成给孙浩交代错了,还是孙浩自己搞错了!

  看到满满一大桌子的各种口味的披萨、炸鸡、烤鳕鱼、水果派、芝士虾球、焦糖补丁、太妃玛奇诺冰沙、香草朱古力奶茶,甚至还有浓香醇厚的罗勒酥皮奶油蛤蜊汤和澳洲精选小牛肉汤时。除了穆菁成,所有的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您好!这是消费清单,一共是688元,请您核对一下。”

  给我吧,穆菁成连看都没看,就从钱包里掏出钱付账。

  送餐员走后,穆菁成把钱包里剩下的厚厚一叠粉红色纸片全都掏了出来,“大妈,今天比较仓促,我带的钱不多,这些钱您先收下,给孩子买些营养品补补。”

  “这,这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您就收下吧。以后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就先走了。”

  “叔叔,您和我们一起吃饭好吗?这么多好吃的东西,我们应该一起分享。”

  “是啊,是啊,留下来一起吃吧。”魏大妈极力相邀。

  穆菁成目光凛凛地看了明月一眼,头顶鹅黄的灯光将他英俊的侧脸和闪亮幽深的眸子笼罩在一片温馨的璀璨中。明月心里一紧,脸蛋儿红红地说,“我,我去厨房拿碗筷。”

  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宋飞扬一直都很亢奋,大口大口地吃着披萨喝着奶茶。魏大妈看着吃相斯文的穆菁成和明月,笑眯眯地说,“明月,小穆,我觉得你们俩还真是挺般配的。两个人都安安静静的,一看就是懂事的孩子。可是,小穆你已经这么成功了,怎么也不帮明月一把,她出来做保姆是很辛苦的......”

  穆菁成神色一顿,望着明月的眼神中有了一丝促狭的光芒。

  明月的心霎时就慌乱起来,“魏大妈,您别说了。我和穆大哥,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且我觉得干保姆也没什么不好的。我,我就是想锻炼一下自己......”

  “明月,我知道你是大学生,是有文化的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来干保姆,但是大妈觉得你跟一般的保姆不一样,你将来肯定会有大出息的!”

  “谢谢您,大妈。”

  吃完饭,看魏大妈和穆菁成聊天,明月悄悄把飞扬叫进了卧室。

  “飞扬,明月姐姐想告诉你,飞扬一直都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明月姐姐非常喜欢你。今后,我希望飞扬不要再和老师撒谎了好吗?”

  飞扬的脸红了,他低着头小声说,“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撒谎了。明月姐姐,我能求你个事吗?”

  “当然可以,你说。”

  “不要告诉我奶奶好不好,我不想让她知道。”

  “好的,我不告诉你奶奶。”

  “谢谢明月姐姐。”宋飞扬拉着明月的手亲热地依偎在她的身旁。

  时间不早了,穆菁成和明月起身告辞。

  穆菁成并没有直接送明月回家,而是把车径直开到了后海。

  在湖边一处碧瓦红墙的亭子旁,穆菁成拉明月坐下。穆菁成很喜欢水,徐徐的微风夹杂着些许湿润的水汽扑面而来,使人的精神无限放松。

  明月也很喜欢水,看到波光潋滟的湖面,看到湖边如美女一般婀娜多姿随风摇曳的垂杨柳黑色的枝条,她的心情便不再紧张。明月看到了水,就想到了包容、温暖、母亲和爱。她不知道她为何如此迷恋一汪碧水带给她的宁静和从容。在水的面前,她变得无限柔软谦和,不再毛躁。

  穆菁成和明月谁都没有说话,他们在享受此刻难得的宁静时光。天上有一轮明月高悬,湖里也有一轮明月随波荡漾。

  明月不由自主地把头靠在了穆菁成的肩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穆菁成伸开臂膀搂着明月柔弱的肩头,也轻轻闭上了眼睛。

  穆菁成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有淡淡的很温暖又很新鲜的水薄荷的味道,就像后海沉稳的水流,撩拨着明月的心。

  明月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有淡淡的很温暖又很新鲜的茉莉花的味道,就像后海活泼的水流,撩拨着穆菁成的心。

  穆菁成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的如水晶般璀璨的玻璃小瓶。

  “送给你,明月。”

  “什么?”

  “香水。”

  穆菁成把香水倒出来一点轻轻抹在明月的耳后、颈间,一股柔和清新又令人振奋的芳香弥漫开来。

  “香吗?”

  “香!”

  “喜欢吗?”

  “喜欢!”

  “......喜欢,......我吗?”

  “......”

  有暧昧的气息在流动,有疼痛、甜蜜、忧伤和兴奋的心跳在纠结。

  穆菁成的额头抵着明月的额头,鼻尖抵着明月的鼻尖,明月感觉喘不上气来。她下意识地想往后退缩,但是脊背已被穆菁成的双手牢牢攫住,动弹不得。

  “明月。”穆菁成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他黑亮的眼眸里瞬间就燃烧起熊熊的小火苗。

  “穆大哥!”

  “明月!”

  “穆大哥!”

  “明月!”

  明月的心跳已杂乱无章,有一丝戒备在心中升腾,但是随之而来的蛊惑气息和令人把持不住的心悸使她全身瘫软。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汪蜿蜒的水、或者是一钵柔软的面,在穆菁成的怀中被迅速揉捏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她很想挣脱,她想保持自己的矜持、保护自己的外壳。可是已经晚了,她发现她已经做不到。

  穆菁成的眼神是如此温柔倜傥,他的目光中仿佛能放射出令人意乱情迷不能自己的□□。他高挺的鼻梁、温润的嘴唇、高耸而跃动的喉结都在向明月前赴后继地发散出令人不可抗拒的能量。算了,不去想了。拥有如此良辰美景,明月微风,如果此刻再多想那些红尘凡事,岂不辜负了老天爷的恩赐!

  两张唇不知何时已悄悄碰上,滚烫、热烈、又夹杂着小心翼翼。

  明月从未体验过如此令人惊心动魄的味道,她的内心涌起一阵又一阵甜蜜的暖流,揪心又惬意。穆大哥他想亲就亲吧,自己又不会傻到让他负责!只是,明月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玲珑高傲无人的面孔。她说她是穆大哥的女朋友,可穆大哥却说,她是他妹妹。算了,理不清这复杂的关系,索性就不去想了。上帝作证,不是我的错,因为我真的是身不由己!

  没想到明月的小舌头竟然如此柔软滑嫩,就像一条小小的莹润的丝质云纱,轻轻柔柔地拂过穆菁成的心房。他之前并不是没有接吻经验,可是如此令他神魂颠倒的吻他还是第一次领略。他恨不得将她整个人吞进嘴里,然后细细品味,慢慢咽下,直达心扉。并且,留在那里永远不要出来!真想时间从此停滞不前,永远流连在这温柔女人的香唇软怀中吧。因为她令人感觉如此温暖,如此销魂!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都有些恋恋不舍地分开。

  “穆,穆大哥,你为什么要搞突然袭击?”明月娇喘吁吁,小脸儿细腻光滑、粉嫩秀丽。

  “我哪有?我有提前报备!”穆菁成的脸色也有一丝绯红,同样的气喘心悸。

  “报备?”明月的眼眸中闪出些许疑惑。什么时候报备了?我怎么不记得,难道自己脑子坏掉了!

  穆菁成的眼中盛满促狭的笑,“宝贝,我现在报备还来得及吗?”

  趁着明月的脑子还在短路中,穆菁成已经毫不客气地又吻了上去。这次是更深的吮吸和舔舐,两条舌头像麻花一样紧紧缠绕在一起。明月感觉嘴唇都麻木了,她喃喃地抗议着在他怀中轻轻蠕动,可是穆大哥竟然还是不肯放过她。他眼睛微闭,但是依然能看出眼神中掩藏不住的笑意。

  缠绵!悱恻!欲罢!不能!

  远处的小巷里突然传来了美妙的乐曲声。声音不大,却如此悦耳、醉人。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5276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