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北上 五

北上 五


  5.

  BrightLife(闪亮人生),这家位于北京繁华地段的著名餐厅,是出纳小尹隆重推荐给明月的。她说她男朋友上个月向她求婚的时候就是在这家餐厅:精美的食物、幽雅的环境、彬彬有礼的侍者,绝对能给你带来强烈的视觉、味觉冲击和前所未有的无上尊严。

  明月咬了咬牙,神色庄严地拍了板儿,就这家了,我要表达我浓郁的如高山流水一般的感激之情。关键是汪其东,是他给自己介绍了工作,所以自己才这么顺利的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她不想汪其东瞧不起邢影的朋友,连带的也小瞧了邢影,觉得小地方来的人都抠抠索索、如葛朗台一样是个守财奴。

  邢影在连问三遍之后,依然锲而不舍地又追问了第四遍,明月一脸高贵肃穆的表情:“邢影,我没听说你得过中耳炎呀,你立刻通知汪其东,今天晚上七点钟,在BrightLife,我要设宴感谢你们,我不想再浪费时间,这是最后一遍。”说完,明月非常豪迈地挂断了电话。“呼......”,明月深吐了一口气,做东道主的感觉还真不错,明月仿佛体会到了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情怀。

  一进餐厅,明月就被排山倒海扑面而来的巨大的透明玻璃鱼缸闪的快变成青光眼了。鱼缸里比明月的脸还大的红色龙虾和帝王蟹张牙舞爪地扑向她,一条条价格不菲的名贵鱼种一边姿态优美地在水中滑翔一边冷冷地盯着她,明月只觉得后脊背上一阵阵发麻,仿佛万箭穿心一般心疼不已。

  热情又不失温雅的侍者把战战兢兢的明月引到她提前预定的靠窗的座位上,很有礼貌的把印制精美的菜单奉上。

  天啊,这是在吃菜吗?这分明是在吃金子啊!小尹没说这家的菜这么贵啊!明月有些尴尬地哗哗翻着菜单,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她也不知道该作何选择。她有些后悔了,她干嘛要听小尹的啊!自己又不向谁求婚,干嘛要这样摧残自己的小心脏!这个月的工资啊,那些粉红色的小天使们,它们马上就会飞走了!

  侍者非常有眼色地暂时离开了,他客气地请明月想好了再叫他。他站在一个离明月不远不近的位置,可以很方便地听到明月的招呼,也不至于让明月感觉到“今天你要是不出血就别想从这个门走出去”的压力。

  过了不到五分钟,侍者过来帮明月添水,“您好,明小姐,您来的这么早看来一定是您请客喽!我建议您最好提前把菜点好,因为现在是就餐高峰期,要是等您的朋友来了之后再点,可能会等很长时间。”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他们爱吃什么啊?我要是点了他们不爱吃的菜,我这客不就白请了吗?”

  “明小姐,您是请同学还是同事啊?一般情况下同学的情谊比较深,是不会太计较的,但是同事就不一样了,同事是最挑剔的。”

  “谁说的,我同学的嘴可刁了!我要是点了她不爱吃的菜,她都敢跟我绝交!”

  “是的,是的,您说的很有道理,也不能一概而论。那明小姐您先喝水,点好了您叫我。”侍者说完便很有礼貌地颔首退下。

  邢影和汪其东很快也到了,邢影的神色显然比明月的表现还要慌张。虽然她极力压抑着自己,想使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见惯了大场面这里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社会名媛,可她哆哆嗦嗦的声音和忍不住颤抖的双手依然掩盖不了她就是一个普通家庭的灰姑娘的事实。

  汪其东倒显得很镇定,他轻声问明月,“点菜了吗?”

  明月一脸无辜一脸谄媚地笑着,“没,没点呢,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还是你来点吧!”

  “好,我来点!”

  明月不住的在心中祈祷:祖宗啊,你可千万别点的太离谱啊!否则自己这个月的工资一定会在还没有捂热的情况下消失殆尽,没准儿还不够呢。自己才办的信用卡也许马上就该发挥作用,自己就会光荣地变成负翁一族了。

  邢影在汪其东耳边低语了几句,急得明月抓耳挠腮,邢影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吧?

  菜很快就点好了,明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蜜汁烤鸭腿、上汤京卷、香菇菜心,主食是水晶云吞。

  “您确定只点这些吗?要不要再来一些海鲜,我们店里的海鲜非常有名,清蒸石斑、龙虾刺身、鲜蒸鲍鱼、脆皮三文鱼......”

  明月听得心惊肉跳,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汪其东到底是祖孙三代都在皇城根脚下长大的正宗北京人,他气定神闲地说道,“就点这些,我女朋友吃海鲜过敏。”

  “好的,请您稍等!”侍者并没有因为他们点的菜寒酸而鄙视他们,依然给人亲切有礼、如沐春风的感觉。

  可是,人心隔肚皮,殊不知年轻的侍者早已在心里骂开了。因为他所服务的客人的消费能力,是直接跟他的奖金挂钩的。他的底薪并不高,每个月奖金的多少,直接决定他当月的生活品质。

  哼,吃不起就别来啊,端着一张平民的嘴却敢来吃贵族的饭,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这不是让老子白忙活嘛!其实老子也很想用眼神鄙视你们!用行动扼杀你们!可是没办法啊,因为老子其实也是个平民,只可惜误入到这般富贵奢靡的场所,只能无辜地展示贵族的大气,贵族的从容。天啊,如果老天能够显灵,就让我在不被经理开除的情况下痛痛快快地骂你们一顿吧!

  菜很快就上齐了。不会吧?虽然看上去精致的无与伦比,但是分量也太小了吧!这敢情不是让人吃的,这是喂鸟儿的吧!明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花这么多的钱,到头来还吃不饱,这些富人是不是天生就爱烧钱啊?!

  明月尴尬地笑着,“那个,我们还是再点些菜吧,这根本就吃不饱啊!”

  “没关系,不用点了,我们其实一点都不饿。对吧?东子!”邢影暧昧地朝汪其东眨了眨眼睛。

  汪其东很配合地拍拍肚子,“就是,我们来的时候,刚吃了烤串,这会儿还撑着呢。”汪其东甚至还恰如其分地打了一个天衣无缝的饱嗝。

  明月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失落。哎,都怪自己事先没有打听清楚,听说小尹男朋友的爹是在山西开矿的,他怎么可能在这样一个一辈子也许只有一次,关系到一辈子幸福的重要时刻不烧钱呢!

  三个人都沉默不语像个真正的贵族一样矜持的小口吃着,偶尔目光在空中相遇时,就会心照不宣、言不由衷地呵呵赞美几句,“这里的菜还真可口啊!我还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精致的食物!……”

  他们甚至连酒都没敢点,因为明月在看到酒水单上的红酒价位基本上都是四位数的时候,她就再也不敢违心的假装客气了。他们慢慢地饮着店里免费送的栀子红花茶,若有所思的吃上一口,然后立即放下筷子发一会儿呆;然后再吃上一口,再发一会儿呆......

  也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他们一直不敢大口吃,如果抡圆了腮帮子可劲儿造,不消十分钟,面前的餐桌就会像鬼子刚刚扫荡过一样干净。

  明月正在遥想,突然看见几个侍者排成整齐的一队远远地鱼贯而来,最前面的那个人手里托着一个泛着冰雪般光芒的大瓷盘子。一股异常鲜美的香味穿破大气压的重重阻力,越来越清晰地潜入明月的肺腑。明月只觉心头一震,一股口水咕噜一声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准确无误地流入食管。那声音在明月听来简直就是巨响,她心虚地瞟了一眼邢影和汪其东,他们两个也不约而同地向明月颔首微笑,明月的脸立即红的像清晨六七点钟的太阳。糟糕,他们都听见了,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啊......

  “您好,明月小姐!”

  “嗯,您好!”明月的眼中有些迷茫。

  看到侍者虽然尽力压制但是依然可以从眉眼的微微悸动中表露无遗的兴奋神情,明月突然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这里不会有最低消费吧?没听小尹说啊,他们该不会是要强制消费吧!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成为一只待宰的羔羊了吗?他们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天啊,大饭店也开始流行强买强卖了吗?真是天理难容,天理难容!明月顿觉义愤填膺,她甚至都想到了大盖帽和110。

  您好,清蒸石斑鱼,请慢用!

  您好,鲍汁煨花甲,请慢用!

  您好,一品烩海鲜,请慢用!

  您好,大龙虾刺身,请慢用!

  您好,蟹黄叉烧包,请慢用!

  您好,香粥炖辽参,请慢用!

  您好,这是产自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桃红冰葡萄酒,口味清爽、果香浓郁,蕴含细腻的覆盆子和洋柑橘香气,非常适宜和海鲜搭配饮用哦!明月小姐,请问现在可以帮您打开吗?

  邢影和汪其东早已被惊得目瞪口呆,明月在大脑缺氧将要窒息的前一分钟,依然不忘死死抓住侍者将要打开的酒瓶,虚弱无比地喊了句,“......你们,你们不能这样!我们国家可是法治社会,人人都要讲法的。......这附近,这附近应该有派出所吧?”说完这句话,明月就如假包换的昏死过去。

  明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竟然搭了一条薄薄的彩虹色天鹅绒毯子。侍者亲切地微笑着,“明月小姐,您醒了?放心,您没什么大事,可能是心情激动引起的暂时晕厥,我们饭店的保健医生已经帮您看过了,要不要给您来一碗木瓜银耳羹压压惊?”

  “不要!”明月大声尖叫一声坐了起来,引得坐在角落里的一众人等纷纷朝这边张望。

  邢影呢?汪其东呢?他们俩难道撇下自己当人质,跑了?

  明月艰难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前的一幕让她立刻张大了嘴巴。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她再三揉了揉眼睛,很清晰地看到形影和汪其东那一对儿璧人正冷静的坐在那儿狼吞虎咽地默默狂造。

  “邢影!”明月气若游丝地朝她大喊一声。

  邢影听到了,她朝明月眨眨眼睛,鼓着嘴巴口齿不清地冲她嚷嚷,“明月,简直是太好吃了,简直不能只用好吃两个字形容。你快来吃啊,不然凉了以后口感就会大打折扣。”

  明月步履沉重、亦步亦趋地挪到餐桌面前。天啊,餐桌上一片狼藉,那些美轮美奂的菜品竟然已经被他俩糟蹋的体无完肤,根本看不出最初的模样。那瓶葡萄酒也被打开了,如水晶一般璀璨的玻璃瓶里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酒了。

  汪其东抬眼看了一眼明月,非常淡定地说,“明月,这酒你绝对没喝过,那口感,绝对一流!瓶里剩下的是专门给你留的,我们够意思吧?”

  说话间,汪其东已经拿起瓶子手脚麻利地给明月倒了一杯,明月看到白色的水晶杯里那一汪红艳艳的浓郁而热烈的芳菲色越来越拥挤,顿时觉得那不是酒,那是自己的血啊!

  明月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不管了,管他个娘啊,既然已经这样了,先吃饱了再说。大不了等会儿没钱付账,顺便把自己的工作也给换了。在这样一个富丽堂皇、流光溢彩的地方刷盘子应该也会比在那个简陋寒酸的家政公司当会计有满足感吧?说不定还能混上一身漂亮的免费工作服呢,那样就省下了买衣服的钱,想想还真划算呢。想到这里,正往嘴里塞龙虾肉的明月竟然没心没肺的笑出声来。

  邢影也吃的挺高兴,她很配合的在明月笑出声的三秒钟之后,意犹未尽地拍拍肚子浪笑着对明月说,“明月,真看不出来啊,排场挺大啊!等出去以后咱们再慢慢剖析思想,探讨人生真谛啊!”

  “明月小姐,这是我们酒店奉送的果盘,请各位慢用!”

  天啊,这饭店也太实诚了吧!这果盘也忒大了吧!看到犹如一座小型游泳池般的透明果盘里玉体横陈的姹紫嫣红,明月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明月,我爱死你了!虽然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可你也不能把我撑死啊!你不知道什么叫细水长流吗?”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5204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