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北上 三

北上 三


  3.

  明月的眼睛都快望瞎了,依然看不见穆菁成和孙浩的身影。本来邢影和汪其东也陪她一起来了,可他们实在是等不及了,因为临时有事,便提前回去了。

  明月正好乐得清静,不然的话邢影那个碎嘴婆肯定会一直在她耳边唠叨个不停的。

  就是可怜明月了,她一直坚韧不拔地占据着一个位置最好的桌子,她一遍一遍地对前来询问的客人说着同样一句话,“对不起,对不起,这里有人,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店老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晚上七点钟就餐高峰来临之际,他果断而客气地把已经占了两个小时位子的明月请了出去。“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是快餐店,翻台很快的,您不用担心没位子,等您朋友来了我帮您找位子行吗?”

  明月心有不甘地站了起来,再次拨通了孙浩的电话,慈眉带笑地说道,“孙大哥,你们到哪里了?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啊?这个胡同有点小有点破人还多,你们不会是迷路了吧?......”

  “呵呵,明月啊,你不要着急,穆总还有些公务没有处理完,等他忙完了我们马上就过去。”

  “哎,哎,我还没说完呢,怎么就给挂了啊!”明月一脸落寞。

  明月很无聊,独自在小巷里瞎转悠。她看到了好多浓情蜜意、勾肩搭背、笑靥如花的情侣在影影绰绰的余晖里秀恩爱。明月好羡慕啊,她突然想起了林强,也是在大学旁边的小巷里,两个人共同喝着一碗香甜的杏仁茶。

  大学生活里最不缺乏的就是浪漫的爱情了,这是聪明的大学生们在枯燥乏味的学业之余无师自通的课外活动。可离开了校园呢?离开了校园的爱情还能长久保鲜吗?显然是不能,离开了校园的爱情仿佛就是无根的浮萍,随波逐流、浪迹天涯,很快就会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淹没、摧残、甚至消杀!

  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太寒酸,他们不愿意来啊?其实明月之前也想过要请恩人吃一顿好的,可她毕竟初来乍到,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她不想一直赖在形影那儿,虽然邢影拍着胸脯说明月可以一直吃她的喝她的,可明月毕竟不是那种脸皮太厚的人。明月还是想尽快租房子、找工作,她希望自己最起码能够养活起自己。就连那些扫大街的、收破烂的、卖煎饼果子的人都能自食其力,大学本科毕业的明月没有理由只当一条寄生虫啊!

  夜色渐浓,不知道已经几点钟了,就在明月的脑袋昏昏沉沉,目光呆滞的在逗弄一只同样目光呆滞的流浪猫时,手机突然响了。小猫并没有受到惊吓,它“瞄”的浅叫了一声,仿佛是在提醒明月赶快接电话。

  刺耳的铃声着实把明月吓了一跳,平时没觉得自己的铃声这么恐怖啊!

  “明月,我们已经到了,你过来吧。”

  “啊?你们到了,是不是没位子啊?老板答应帮我找位子的,你们等我啊,我马上过去。”

  当明月气喘吁吁地跑过去时,愣住了。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一桌客人,两个人,穆菁成和孙浩。

  明月不明所以地心跳起来,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认为自己一向胆大心细、临危不惧,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明月吗?这里。”孙浩朝明月招了招手。

  明月迟迟疑疑地落座,刚要开口,三碗炸酱面已经端上了桌。

  “这么快!平常我来吃面,你怎么上的那么慢啊!”明月睁大眼睛,仿佛一只炸了毛的野猫狠狠瞪着送面的小弟。

  “姐姐,现在已经快十点钟了,就你们一桌客人,当然快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你肯定饿了,快吃吧!”穆菁成的话语不疾不徐、低沉悦耳,他抽出一双筷子,用消毒湿巾仔细擦过,亲手递给明月。

  明月在楞了大概两秒钟之后,果断接过筷子,狼吞虎咽地开吃了。哎,还真是饿了!

  这次总算是看清楚了,小餐馆的灯光虽然不算明亮,但明月依然把穆菁成看得一清二楚。

  穆菁成长得可真不是盖的,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逼人英气,突然使明月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尽量埋头扒饭,不经意间长长地吁了好几口气。嗨,总算没有噎着,要不然,会不会很丢人啊!

  “明月,喝口茶,慢慢吃。”是穆菁成如磁石般沉稳的声音。

  “哦,好的,谢谢,谢谢!”明月诚惶诚恐地接过穆菁成递过来的杯子,咕咕咚咚一饮而尽。不好,她喝的太急,竟然被水流呛住了。

  “咳、咳、咳。”明月没有忍住,一条白色的水柱在空中变化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直达穆菁成的胸口,穆菁成深紫色的衬衣上立刻盛开出一朵黑色的牡丹花。

  这情况好像似曾相识啊,好像自己第一次和穆菁成在西翠河边相遇,就学会口中喷水这项绝活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明月小脸涨得通红,手忙脚乱地拿出纸巾替穆菁成擦拭。

  “不用了,我自己来。”看明月一脸懊恼,穆菁成又说了句,“今儿天热,身上洒点水还挺凉快的,就当是物理降温了。”

  ..................

  孙浩早已惊讶到说不出来话,这还是那个惜字如金、古板严肃的穆菁成吗?他刚才说的话,是冷笑话吗?

  好不容易吃完饭,在小巷的街口,孙浩去停车场取车,明月有些狼狈地哂笑着跟穆菁成告别,“......不好意思啊,穆大哥,这顿饭说好了是我请的,可还是让你们抢了先。我是准备正式向您表示感谢的,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可是,可是刚才吃饭的时候,我都没有机会跟您说呢......。”明月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这次不算啊,下次,下次一定不能这样了,下次我请,您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不然的话我会感到很愧疚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道理,我懂......”

  明月正语无伦次地说个没完,突然被一双大手猛然一拉,一下子便扑进了穆菁成的怀里,她的额头紧抵着他结实的胸膛,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旁边一辆呼啸如闪电的摩托车紧贴着明月的后背飞驰而过,明月的笑脸刹那间一片惨白。

  还好,明月的嗅觉仍然相当灵敏,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是一种清爽的、阳光的、干净的,犹如雨过天晴松针上倒挂的露珠儿的味道,一时间她有点意乱情迷、神情恍惚。

  穆菁成只当是明月受到了惊吓,他如安抚婴儿一般轻抚明月的后背,“好了,没事了,以后讲话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可以站在马路中间,要站在安全的位置,要记得保护自己,不可以受伤。”

  穆菁成很奇怪自己竟然一口气和一个陌生女人讲了这么多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今天如此清晰地看到这个身形娇小、性格活泼、面目清秀、好像没什么心机,看上去还有一些傻乎乎的女孩之后,他竟然有了一种非常愿意倾诉,非常想保护她的冲动。

  呵,严玲珑一定不会喜欢明月,她是严氏企业的大小姐,她总喜欢和她们那个圈子里的富家小姐、大家闺秀交往。对于明月这种小门小户里出来的小家碧玉,玲珑一向不屑一顾。

  哎,自己是怎么搞得,好好的,怎么莫名其妙想到了玲珑。玲珑只是自己的妹妹好不好,从小到大穆菁成一直就把她当亲妹妹一般看待。

  “......穆大哥,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明月有些羞涩,有些恋恋不舍地挣脱了穆菁成的怀抱。

  “嗯,记住就好。”穆菁成回过神来,突然间就有了一丝不舍。就要和眼前这个女孩儿告别了吗?就在刚才,明月像毛毛虫一样涌进他怀里的那一刻,他的内心莫名一动。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如薰衣草一般芬芳、如绿草地一般清新的味道。那是大自然的味道,犹如冲破重重雾霾之后一望无际、碧空如洗、蓝天白云的味道。

  孙浩已经把车开过来了,他缓缓把车停在穆菁成身边,等车停稳后下车打开车门,“穆总,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明月,上车吧,我先送你回学校。”穆菁成扭头对明月讲。

  “不用了,穆大哥,学校离这里很近的,走路不超过十分钟,我走过去就可以了。”明月连连摆手拒绝。

  “上车!”穆菁成以不容置疑地目光紧盯明月,那眼神里好像有块隐形的磁石,吸引着明月乖乖上车。

  车厢里到处弥漫着穆菁成强烈而充满诱惑力的气息,明月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很快到了学校门口,明月刚下车,就看到了邢影焦急而凌乱的身影。

  “明月,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这么晚?我刚才去店里找你了,一看你不在,还以为你跑丢了呢?......”

  “呵呵,怎么会,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跑丢呢?是穆大哥把我送回来的。”

  “对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明月扭头,却发现穆菁成的车像变魔术一样,无影无踪了。

  “欸,奇怪了,刚才那辆车呢,怎么不见了?”

  “什么车啊?你是说刚才那辆路虎?你别告诉我你是坐那辆路虎回来的哦!”

  “我就是坐那辆路虎回来的,车上就坐着我的救命恩人,穆—菁—成!”

  “真的,你的救命恩人亲自送你回来?他长得帅吗?他为什么送你啊?小吃店离学校这么近他还要送你,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你们都聊什么了?像他这种开路虎的公子哥能吃得惯小店儿的东西吗?你也是的,请人家吃饭也不说去好一点的地方。你知道一句话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这么小里小气的,人家怎么会看上你呢!你要是缺钱就告诉我。还有你的衣服,你看看你穿的这件衬衫,灰不拉几的像块破抹布一样。还有你的脸,天啊,你不会连口红都没有涂吧?就这么素面朝天的跟那个金光闪闪的公子哥两两相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嘴唇的颜色比较淡,出门的时候一定要涂一些比较闪亮的颜色......”

  明月简直欲哭无泪,这是杀人不见血,唾沫星子淹死人的节奏吗?怎么现在邢影的嘴比王晓对还要碎啊。本想着她上了研究生素质能高些,没想到也和普通的市井女人没什么区别!看来啊,古人说得话是极有道理的,女人不用读太多书,书读的再多,也总爱痴心妄想,本性难移啊!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5204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