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格桑明月 > 北上 一

北上 一


  第一章:北上

  楔子

  佛说:你要静静等待,等待花开时刻,等待风拂过花萼,以唤醒前世种下的梦。

  在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高原,在空气稀薄、环境恶劣的日光之城。

  生长着一种最平凡却又最烂漫,最柔弱却又最坚韧的华朵——格桑梅朵!

  格桑花,藏族人民心中最美丽圣洁的花。它可以盛开在青藏高原的任何一个角落,广袤无垠的草原,壁立千仞的峡谷,巍峨挺拔的雪山,经幡猎猎的垭口。

  格桑花不似冰山雪莲那般矜持而高贵,它低调而质朴的身影总是屹立在高原的雨雪风霜中倔强成长。

  从不抱怨,惟有将纤弱的根脉悄然滋生、壮大。

  从不气馁,因为它可以将心中的泪水化作生长的力量。

  从一粒种子成长为一朵幸福的花,它在美丽的释放中完成了一生的蜕变!

  1.

  终于来到北京,明月心中向往已久的大都市!站在明亮的有些刺眼的阳光下,周围嘈杂的交织缠绕的袅袅乡音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的鼻尖突然一酸,胸口顿时暗流涌动。

  在这样一个五光十色、熠熠生辉,每天都上演着无数希望和无穷绝望的特大型城市,明月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粒被微风轻轻一吹,就会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小小沙尘。对于这座城市,她是无足轻重的。她的突然光临和悄然离开,都不会给这座城市的空气中增加一粒负氧离子或者减少一颗PM2.5。

  明月希望靠自己的努力,能够在这里过上居有屋、钵有食的生活。哪怕屋是租来的小单间儿,食是一碗铺满酸辣土豆丝的盖浇饭。

  明月不怕吃苦,虽然她从小并没有生活在信息闭塞条件恶劣家里兄弟姊妹众多的贫困乡村。她只是来自中国一个小城市“乐州市”的普通家庭的平凡女孩儿,她只是一个已经失去父亲但是慈爱的母亲却依然把她视为掌上明珠的外表看似强大实则内心怯懦的姑娘。

  在人们的印象里,好像总觉得贫穷落魄的地方走出来的孩子比城市里的孩子更能吃苦,可事实并非如此。吃苦能力和抗打击能力的滋生和出身并无多少关联,却和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关系巨大。明月自认为什么苦都能吃,这种对苦的理解绝不仅限于生理上的苦,还包括心理上、精神上的苦。

  明月为什么能如此自信呢?那是因为自从她高二起就潜伏在脑海里的“绝不主动自杀”的强大精神动力。但是如果是“被自杀”,明月就没有办法了,因为嘴长在别人身上!明月最怕某些人的嘴,当某些人的嘴里流传出她所不能承受的东西时,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解释。但是如果别人不理解这种解释或者深深地误解了这种解释时,明月一般的对策是三十六计里面的其中一计——走为上策。

  其实明月一点儿都不贪心,她只想过内心平静的生活。至于物质条件,明月从来都是得过且过,没有更高的追求。

  在明月成长的二十四年里,她就像高原上不畏风雪严寒的格桑花,虽然柔弱,但却坚韧。她一直都很努力,她尽量汲取正能量的营养,把心中不好的想法统统摒弃。她会把眼睛里看到的丑陋的令人作呕的画面自动屏蔽,她想只有自身的种子足够强大,才能够在未知的日子里,怒放出最明艳动人的花!

  明月很庆幸她有两个从小玩到大,虽然经常斗智斗勇,但却从不勾心斗角、从不揣测猜疑,只会在内心苍凉直达冰点的时候,及时送上一盆温暖炭火的朋友。

  明月不认同王晓对的说法,她并不认为自己是去北京疗伤的。她心里以前是有伤,而且自认为是很深的伤。但既然决定了要去北京投奔邢影,明月就想把过去的伤痛通通忘掉,从头开始。她很想把自己看作一个纯真无邪的孩子,没有遭遇过痛苦,没有经历过伤悲。

  我就是一个呱呱小儿,我要重新回到人生的起跑线上,从零开始,继往开来!

  临走的时候,哥哥明阳送给明月一个最新款的手机,他说到了北京要常和家里联系;妈妈在“慈云寺”求了一个菩提子的护身符送给明月,妈妈说,这个护身符是永福大师亲自开过光的,她希望明月戴上它能够一生平安、永远幸福!

  王晓对这个杀千刀的,她竟然一直没什么动静,就在明月临走的前一晚,她突然火急火燎的把明月拉到了饭店。在“乐豫楼”,王晓对点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鲤鱼焙面、酸辣广肚、葱烧海参、炸紫苏肉......。当然,还有明月最爱吃的“羊肉烩面”和“灌汤小笼包”,两个人吃的满嘴流油,像疯子一样边吃边笑、边哭边闹。

  “王晓对,你怎么舍得点这么多菜啊?你说就我们俩吃,会不会太奢侈了!你说咱们俩都认识二十多年了,头一回见你这么下血本。这真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啊!”

  王晓对面色绯红,有些口齿不清。虽然她并没有喝多少酒,可她天生和明月是一类人,就是那种传说中不胜酒力的人。她紧紧攥着明月拿筷子的那只手不肯松开,“......没错,明月,以,以前总是你和邢影请我吃饭,可我不是不愿意请你们啊,......我是想把那些小吃小喝全都攒着,关键时刻,给你们来一顿大大的惊喜!......可惜啊,邢影今天不在,你就替邢影多吃一点儿吧,这样的话,你就会永远忘不了我了。......因为,你一想到家乡的味道,你就会想到我了;你一想到羊肉烩面,你就想到我了;你一想到小笼包子,你就想到我了;你一想到鲤鱼焙面,你就想到我了,你一想到,......”

  “打住,打住,打住,你这是报菜名呢,说得还挺顺溜儿!”明月及时制止了王晓对,并且迅速转移话题,“晓对,你和崔建伟,还有袁立,你们还在搞三角恋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王晓对的大号西红柿脸迅速乌云密布,她埋头猛吃,不再搭理明月。这正是明月想要的效果,呵呵,这招还真好使,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吃顿饭了。要不然,守着一大桌子美食却不能大快朵颐的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

  当明月酣畅淋漓的感觉肚皮都快暴炸了的时候,袁立突然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王晓对眉头紧锁,“......你,怎么来了?我今天给明月践行,不想别人打搅!”

  袁立比王晓对还要大两号的古铜色大饼脸呵呵笑着,晃了一下手中的盒子,好脾气地说道,“我知道,你给明月准备的礼物忘记拿了,我给你送过来。......那个,我再最后说一句啊,祝明月一路顺风!账我已经结过了,你们慢慢吃。”

  明月捧着肚子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说了一句相当靠谱的话,“呵呵,袁立哥,谢谢你啊!你也坐下来吃点吧,王晓对一点都不会居家过日子,她点了这么多菜,吃不完都浪费了。”

  袁立朝明月手里塞了一个紫色的盒子,慌慌张张地说,“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袁立走的时候,一直扭头瞅着王晓对的脸,不小心把身旁的椅子都碰翻了两把,王晓对嫌弃地说,“你会不会好好走路啊?脖子扭的像麻花一样,你如果饿了,我可以打包给你带回去!”

  袁立讪讪地笑着,“......我不饿,不饿,不好意思啊!”说完他就像一股仓惶的旋风顷刻间就消失不见了。

  明月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本淡紫色的端庄大气的笔记本,紫色是明月最喜欢的颜色。明月轻轻开启,只见扉页上贴着一张照片,十五岁时明月、邢影和王晓对在公园人工湖边的合影。王晓对穿着一件火红的连衣裙咧着大嘴傻笑,邢影头戴一个天蓝色的发箍笑不露齿,明月则裹着一条透明的浅紫色纱巾笑意盈盈。那时候她们是多么年轻啊,就像秋日清晨的几颗露珠儿,那么明亮,那么纯真,那么无暇,照片下方有一排铿锵有力的小字:永远的朋友!

  明月的眼泪刹那间就滚滚而下,王晓对不知何时也挤到了她的身旁,她们依偎着一页页地翻看。每一页都贴上了照片,写下了催人泪下的话语。看着这些从稚气孩童到青葱少年再到豆蔻年华的排列组合,明月仿佛又重生了一回。她很感激王晓对,她真是一个有心人,这将是明月未来生活中最珍贵的精神礼物。有了至亲至爱的家人和不离不弃的朋友的陪伴,明月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生活,坚持不懈地走下去呢!

  一下火车,明月就被北京火车站的磅礴气势所折服。乖乖!到底是首都啊,人那可不是一般的多啊!当明月好不容易冲破层层人墙的阻挠,终于顺利到达出站口的时候,她看到了邢影久违了的曼妙身姿。

  明月和邢影一下子就疯狂地纠缠在一起,一旁邢影瘦瘦高高的男友汪其东见缝插针地夺过明月手中的拉杆箱就往自己怀里扯。

  “哎,我的箱子......”

  明月迅疾推开邢影,一把拉回自己的箱子。嗨,幸亏自己机敏,要不然自己的全部身家就会顷刻间消失的片甲不留。

  邢影赶紧亲热地挽起汪其东的臂膀,“明月,这是我男朋友兼师兄,汪其东。”

  “你好明月,欢迎你来北京!”汪其东向明月伸出了一只奇大而修长的手,他标准的北京腔还挺好听。

  明月有些尴尬的回应道,“不好意思啊,谢谢你们来接我,耽误你们上课了吧?”

  “哪有,我们都快毕业了,现在基本上就是做一些课题和项目的收尾工作,完善一下论文,都不怎么上课了。”邢影边说边亲切而自然地搂着明月的尾椎骨。

  邢影把明月安排在她们研究生宿舍住,这间15平米左右的宿舍,住了四个人。不过另外三位都在外面做课题研究,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所以目前整个宿舍就像是邢影的大单间儿一样空旷。

  晚上吃饭时,明月显然被邢影的大手笔震惊了,面对一大桌子的菜,明月有些语无伦次,“......邢影,你,你和王晓对,你们是不是,是不是商量好了呀?她给我践行,你给我接风,全都是大场面啊!”

  邢影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真是太满意了!”对于从小就是一名超级吃货的明月来说,不论是天塌地陷还是地动山摇都阻挡不了她的一颗对美食热爱的拳拳之心。明月一边咽着口水,一边迫不及待地拿起了筷子。

  汪其东很体贴地捏起了一个薄如蝉翼的春饼卷了几片金黄的烤鸭配上翠绿的黄瓜丝和雪白的葱丝粘上巧克力色的甜面酱递给明月,“明月,你尝尝,这可是最正宗的北京烤鸭!”

  “嗯,嗯,好的,谢谢,谢谢!”明月的腮帮子鼓得像一个小皮球,好像一不留神,嘴巴里的食物就会喷薄而出,看得邢影忍俊不禁。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知道了,细嚼慢咽,细嚼慢咽,呵呵!”

  同样是吃得肚皮圆滚滚,同样是闺蜜的男朋友去结账,刚才还喜笑颜开的明月,立马变得伤感起来。“哎,你们可真好,你们都有护花使者护着你们,你们在外面吃饭都不用自己花钱,你们好幸福哦!我什么时候才能不花钱就能吃上一顿饱饭呢?”

  看明月嘴里嘟嘟囔囔的嘀咕着,邢影一把揽过了她的肩头,“你还不知足啊,今天这顿饭你花钱了吗?你虽然没有男朋友不照样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放心,只要有我在,饿不着你的!”

  “是啊,邢影,你真好,你要是男的就更好了!”

  “讨厌,越说越没正形了,怪不得没人要你呢,我要是男的我也不敢要你啊!”

  “你说谁呢?谁没人要,谁没人要?”明月知道邢影最怕咯吱,她故意挠邢影腋下的痒痒肉,两个女孩子笑的滚成一团,分不清你我。


  (https://www.dingdianorg.com/lyd15621/8152043.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www.dingdianorg.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dingdianor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