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成绩公布。

  名次表贴在年级公告栏, 假后到领取成绩单这天好几位同学没有到场,孟殷属于其中一位, 给出的理由是感冒生病。

  乔奈帮他代领,没到集合的时间, 何老师不在,同学们大多跑到公告栏那里去看成绩,有承受不住刺激的同学坐教室不敢去, 央求其他同学帮忙看。

  乔奈坐座位上紧张得双腿发抖, 萧玉对自己的分数有自信, 不急着看分数。

  和乔奈立下赌约的马宁晃悠路过她座位, 调笑一句:“早晚躲不过, 早看早换班。”

  乔奈呸, “谁说我一定输!”

  她愤懑地站起来要去看成绩,这时外面冲进来一位男生,绰号叫小猴子, 人如其号,对方一脸震惊大喊:“天啊!我们班的土包子居然考进前十五名!妈呀……好……”

  见到本人正在,小猴子话声顿小。

  乔奈还沉浸在自己考进前十五名这个消息里没反应过来, 同样没有反应的还是班上其他人, 不知不觉一个学期过去,吊车尾竟冲进火箭班上游。

  大家第一想法:不可能吧。

  马宁愣了一下很快恢复常色:“恭喜。”

  乔奈愣愣地说谢谢, 坐下来整个人都发蒙, 结果如她想要, 真正到来反而充满不真实, 后面何老师的成绩单递到她手中,对她欣慰地赞叹:“乔奈,好样的!”

  她这才有种自己如负重托的释然,下一刻等何老师公布暑假正式开始,乔奈立马拿着成绩单飞奔出教室,她坐公交车上想着快点到家,下车后立刻狂奔,盛夏的风吹起她的校服衣角,她满头大汗,兴冲冲地对在院子里除杂草的李阿姨道:“我要给梁叔叔打电话。”

  李阿姨跟着她后面,“成绩下来了?”

  乔奈兴奋地举起单子:“全部优秀分!”

  李阿姨赞扬:“不错,好孩子,没辜负梁贞和梁教授,梁教授在公司,你等他回来再打吧。”

  乔奈只好按捺住激动不已的心情,她看到手里另一张成绩单,连忙又跑出到孟殷家敲他房门。

  门开,孟殷一身短袖衬衫和同浅色的过膝休闲裤,蹙着眉。

  “成绩单,给你的。”乔奈说。

  孟殷盯着乔奈多看几眼,自那晚梦见乔奈后他一直有意避开对方,像无法容忍自己终有一天会存有幻想对象。

  “你感冒好些了吗?”见他不说话,乔奈拉过他的手准备摸体温。

  指尖相碰,孟殷触电般弹开。

  好吧,知道孟殷不喜欢和人亲密接触,乔奈撇嘴,单子递给他,找个话题道:“你猜我考的怎么样?”

  答案都写在脸上了蠢货,心里这样说,孟殷觉得自己中邪了一样竟配合起她,佯装不知道地摇头。

  “噔噔噔~”乔奈把自己的成绩单扬了扬,“全部优秀!”

  她捧着成绩单深深地吸口气,满笔印刷留下的臭墨味,可她闻得一脸满足,鼻子表皮皱皱的,眼睛眯成一条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线,“开心!”

  孟殷不放过她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变化,仿佛如何都看不够。

  他心惊自己的变化,但无可奈何。

  乔奈继续道:“梁叔叔说我考到优秀分作为奖励他会回来看我!”

  她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意,比刚才更盛。

  孟殷心情瞬间有点不妙,他突然想撕裂乔奈为梁贞笑时的表情。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乔奈担心,“你感冒很严重?”

  她推着孟殷到床边坐下,“生病了就该好好休息。”

  接着打开房间的窗户通风,外面的阳光照进来,强光令孟殷不适地用手挡眼,乔奈站在窗边回头看他,人沐浴在光里。

  孟殷觉得自己的心脏节奏加快一拍,他浑身一颤,呼吸有些窒息。

  “你出去!”他指着门,命令地说道。

  乔奈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他了,哦了声,转身要走。

  “站住!”孟殷又说。

  乔奈莫名其妙。

  只见孟殷走过来站她面前,他身高比乔奈高出一个头,此刻他和乔奈面对面,低头视线尤带压迫感:“你成绩上升,以后没必要放学来我家学习。”

  他话说的无情,乔奈弱声说:“知道了。”

  她以为孟殷会把她当朋友,哪晓得人家完成任务恨不得立马打包让她滚远。

  乔奈眼眶红红的,以后都不想见到孟殷,不就是放学自己学习吗,她也不需要看孟殷脸色!她掉头跑回家,气鼓鼓的。

  房间顿时寂静,透过纱窗的光在地上印出斑驳的图案,孟殷迎着光走去,伫立在窗旁,眼望乔奈的身影在她自己的房间里消失。

  他静静地一直站到晚上夜幕来临,不觉疲倦,不知劳累,仿如一尊古罗马石雕的战士,傲然而立,却了无生气。

  老赵应声孟老爷子的吩咐上楼叫孟殷吃晚饭,瞧见此景,二话没说转头下楼,告知孟老爷子急道:“二殷一个人站窗边不说话!”

  “和上次一样?”孟老爷子赶紧起身要上楼。

  老赵点头说是,上一次孟殷把自己保持一个姿势还是他父母离开,将他丢给孟老爷子抚养时,那年孟殷坐虎纹沙发上一动不动,屋外面五十年难遇的大雪一直呼啸,孟老爷子想破头找办法和他搭话,孟殷始终不开口。

  不吃不喝,坐到脱水人送往医院昏迷,几天后醒来,孟殷瘦得只剩下骨头架,小男孩眼睛清得像湖水,哑声问了一句:“爸妈真不要我了吗?”

  孟老爷子大半辈子没有哭过的人刹那间掩面哽咽,小心凑床前头解释:“二殷,这个世上人的责任不只有家庭,你还小,等你长大你会明白你爸妈的选择。”

  孟殷闭唇不说话了,出院后往日活波天真的小孙子变得性格孤僻,孟老爷子即便知道缘由,可小孙子心结再难打开。

  自孟殷差点从鬼门关走回,孟老爷子最怕听到看到孟殷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保持僵立不动的状态。

  等孟老爷子气喘呼呼地跑上楼冲房里,猛然一见孟殷正坐桌边乖巧看书。

  他和老赵面面相觑,老赵连说:“他刚不是那样……”

  孟殷转过头嘴边嚼一丝冷笑:“你们还以为我是四五岁的孩子?”

  孟老爷子尴尬:“爷爷不是担心你嘛。”

  孟殷把书收进抽屉,“以前年纪小不能做出什么,现在这世上对我而言没有重蹈覆辙的事。”

  这词语用的……孟老爷子和老赵不由心生寒意,难不成孟殷又要折腾出什么让人头疼的?

  暑假过去一个月,孟殷在家比往日更听话,吃饭看书下棋绘画,大半夜铁门的警报再没响起一次,俗话说事反平常则妖,孟老爷子不放心,跟他商量出去旅游一圈散心游玩,国内任何景点任意挑一个。

  孟殷坐画架前,不愿答应。

  画室地上到处是色彩艳丽的颜料痕迹,孟老爷子站孟殷背后观赏他小孙子的画,他一个大老粗看不懂,为和小孙子增加共同语言简直硬着头皮找话:“二殷啊,这画上的女人怎么只有一个背影,神秘美?”

  孟殷将画笔伸向调色盘上的红色油料,朝女人背后狠狠压下,“她不神秘。”

  “那干啥不画脸?”

  孟殷道:“她没有脸。”

  孟老爷子:“……”

  画聊斋呢?

  和小孙子沟通失败,孟老爷子一脸失落地下楼。

  ……

  对比这边孟殷心境的水深火热,乔奈相反几个晚上睡不好觉,她给梁贞说了她期末考试的结果,梁贞表示一个月后立回。

  同样高兴的还有梁母,提前做准备把梁贞的卧室和平时用的书房打扫干净,忙得不亦乐乎,只剩梁教授坐客厅里捧着乔奈的成绩单喃喃自语:“咋就这么快优秀分了呢?”

  “梁教授,”乔奈兴冲冲从楼上下来,“开学那天颁奖,家长可以去参加!”

  梁教授眼睛一亮,“你有得奖?”

  乔奈点点头,“当然啊,何老师说我会是进步优秀奖。”

  “好好好!”

  楼上的梁母喊:“鹤译啊,天花顶上的我够不着,你快找个梯子来。”

  一家人忙得团团转,接机那天表面平静实际上各个激动不已,当那身穿白衬衫黑西裤的男人拖着行李箱英姿勃发朝他们走来,乔奈率先扑向对方面前站定。

  梁贞摸摸她的头,微笑:“长高了。”

  乔奈不敢回应,怕开口便哭。

  旁边的梁父和梁母视线黏在自己儿子身上,如何都看不够。

  “爸、妈,”梁贞走过来,搂住梁母的肩膀,看着梁父,又看了看乔奈,“我们回家吧。”

  一瞬间大家都有些久别重逢的酸楚涌上鼻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