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王者时刻> 第七十三章 问题浮出水面

王者时刻 第七十三章 问题浮出水面

  “先说下打野。”徐鹤翔正经起来的时候,大神光圈还是很足的,6队四人也连忙正襟危坐,尤其是第一个被点名的周沫,神情都紧张起来。

  “我知道你擅长的是坦克类英雄,常驻位置也不是打野,会有打野的选择,大概是你们队伍在需要战力的时候,你和火箭那个进行一下位置交换,你用猪八戒这类你很熟悉的英雄打个蓝领野,是这思路吧?”徐鹤翔说道,莫羡在这里被他称为“火箭那个”。

  “是的。”周沫点头。

  “思路很好,不过虽然是同样的英雄,放到打野位上的时候,你还是需要更加放肆一些。毕竟这个位置就赋予了你全场游走的机动性,在前中期你一定要尽可能发挥出你的作用,刷足你的存在感。你现在不是上单,也不是野核,作为一个蓝领野,死一死没什么大不了,只要能给队伍带来节奏,你就有理由慷慨就义。”徐鹤翔说道。

  “明白明白。”周沫连连点头。

  “再说中路。”徐鹤翔看向高歌。

  “您说。”高歌很严肃。

  “你比较犹豫。”徐鹤翔说。

  “哦?”何遇三人都意外了,犹豫这个词,竟然会出现在高歌身上,什么情况?

  “大概是你在突破、调整自己的打法,目前还没有找到最舒适的节奏,这需要尽快坚定下来。中路位置非常重要,你的犹豫会给全队带来迟疑和摇摆。目前在你们队中这一点不明显,是因为何遇。我听过你们比赛的语音,何遇的指挥非常细节,他在某种程度上有代替你们在进行思考和决断。除非你们能保证永远和他不分开,否则最好不要对他产生过度依赖。据我所知目前KPL里可没有这样细碎话痨一样的指挥。”徐鹤翔接着道。

  何遇听着挠了挠头,这是在说高歌,但似乎也已经提到了他的一些问题,果不其然,徐鹤翔已经转看向了他:“你听到了,你的问题不在这一场。像你这样细节的指挥,KPL里为什么没人如此?因为在高强度的对抗中很难做到这样面面俱到。假如你到了KPL依然可以如此,那就当我啥也没说;如果发现很辛苦,那就需要抓重点懂取舍了。”

  “我明白。”何遇点头。

  徐鹤翔最后看向苏格:“作为队伍中被排挤和霸凌的那一个……”

  “这是什么话!”何遇叫道。

  “苏格只是线下赛新加入我们而已。”周沫也连忙解释。

  “你不要搞事情啊!”高歌说。

  “咳。”苏格也咳嗽了一下,神情尴尬。虽然他知道并没有,但是被人这样看他也觉得很没面子。就像校园里被欺负的小孩,除了委屈和愤恨,往往还会觉得很丢脸。

  “不好意思开个玩笑,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徐鹤翔连忙嘻嘻哈哈。

  “那我们正经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因为这一局是我负责指挥的比赛,射手的参与度和你们以往的作风多少有些不同。我觉得至少从能力上来说,这位小哥也还行,不是你们队伍中实力拉胯的那一个。那么我就好奇了,为什么你们的打法中射手这个主C位却大多是处于一种放养的状态?我想问一下你们原本队伍中的射手位是个什么样的人?比较弱?还是你们队伍就不打射手?”徐鹤翔说道。

  “我们原本的发育路是莫羡。”何遇说。

  “哦?那你们原来的打野是?”徐鹤翔问。校际联赛时他倒是在决赛看过一场浪7的比赛,但现在早忘得差不多了。

  “她没报名青训赛。”何遇说。

  “我是指这位是个什么样的风格?”徐鹤翔说。

  “呃,刺客专业户,擅长单打独斗,收割能力强。”何遇说。

  “那我来大胆猜测一下。因为莫羡实力过分拔尖,在校园赛这种环境肯定是一律碾压。你们队伍最稳健的获胜方式自然就是以他这一侧为突破口,辅助和中单多与他这一则形成联动,上单稳守,打野呢,大多就是个后手收割位?”徐鹤翔说。

  “差不多吧。”何遇说。

  “所以你们大概已经习惯了有这么一个放飞游离在外的角色吧。”徐鹤翔说。

  “这样的习惯,可能还不是在这阶段形成的。”听过这里,周沫冷不丁插了句话。然后看向何遇和高歌:“佳音之前,我们还有另一个打野啊……”

  “哦……”何遇和高歌恍然。

  “这又是个什么样的选手?”徐鹤翔问道。

  选手?

  这个名词放到浪7战队的一代打野赵进然身上,听起来都有些刺耳,至于他是个什么样的选手……

  “不太会。”何遇用三个字就概括了。

  “这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徐鹤翔仿佛解开了什么谜题似的,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因为队伍中有一个不太会的人,所以你们比较熟悉顺手的体系实际上由四人建立的。所以这第五个人倒不是位置问题,只是你们熟悉的体系习惯性地会和第五人有一些游离。

  何遇和高歌、周沫互相看了看,正要开口说什么,这边徐鹤翔却已经继续说下去了:“这个问题不必细究了,你们接下来的精力也没必要放在这上。”

  “为什么?”周沫问。

  徐鹤翔看了他一眼:“因为这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是你们队伍的整体问题。但你们这个队伍……”

  他没有把话说完,但大家已经完全懂。

  因为他们的队伍就只会到此为止。打完青训赛后,就算全队五人都被留下,也没可能五个人同时被一支队伍选走了。就算有这样的奇迹,他们也早有一个莫羡是拒绝打职业的。青训赛就将是他们这个小团体的终点,所以确实没有什么必要在这里去纠结如何解决这个整体性的问题。

  “就说这么多吧?”徐鹤翔最后道。

  “那对我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苏格道,到他这一点,最后谈了一个没必要解决的团队问题,对他个人等于啥也没说。

  徐鹤翔看起来欲言又止,最后却只是拍了拍苏格:“就是这些了,我上午还有点事,先去处理一下。”

  说完这话徐鹤翔便起身离开了。话未说尽,又走得如此突兀,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

  “我们也休息一会吧。”高歌这时说道。

  “好的。”大家点头,屋里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在想着什么。

  离开的徐鹤翔,心下也完全没想好要去哪,走得那叫一个漫无目的。

  他是在逃避,因为有关苏格他有些纠结。说苏格受排挤,那确实是玩笑,可就6队目前的这套打法却真的对苏格挺不利。即便6队一路狂胜,可身处游离位的6队射手在这一系列的胜利中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吗?没有。甚至因为6队总是速胜,让输出表现主要来自于后期的射手在数据上都不会太乐观。

  而选秀,最终挑选的只是个人。6队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可是他们队中的这个射手,却极有可能始终不在大家的视线之内。

  所以从正常比赛的角度来说,6队没问题。可要从青训赛的特别目的——选秀这一需求的功利角度来说,苏格在6队,不是有意,却也确实处在了被排挤的位置。而这,让徐鹤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正没头目的地乱转,手机响起,有新消息来,徐鹤翔点开,竟然是来自高歌的一条微信。

  “徐队打扰一下。”高歌的开场白,紧跟着就来了第二条消息。

  “您之前讲到苏格时有说道,他不是我们队伍中实力拉胯的那一个,这话的言外之意,是不是我们队伍中其实有一个实力比较拖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