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王者时刻> 第三十四章 “冒失”的开局

王者时刻 第三十四章 “冒失”的开局

  三十分钟。

  周进每局比赛的复盘,平均下来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时长。第五场比赛复盘结束后,这就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相比起昨天李文山的复盘会,已经超出了一个多小时。

  但是除了已经打起哈欠的李文山以外,全场80位参赛选手却是神采奕奕。从周进单方面的讲解中,他们感受到了他们向往的气氛——职业圈的气氛。

  无他,两个字:专业!

  没有多一句的废话,没有任何插科打诨,周进的每一句话,都在指引着大家在比赛中进行思考,细到一步走位,都会被他分析出许多门道。而这些,对很多选手来说,可能就是下意识地反应和操作,可在周进这里,每一个操作都能讲出道理,每一步走位的选择都需要有逻辑去支撑。

  2队、4队、5队他们的胜利稳定,正是因为他们队中有这样思考习惯的选手。1队和3队的长笑与刺猬蜂的个人实力不比任何人弱,可在周进眼中,他们都有破绽,都有漏洞,他们的比赛因此而失利。

  这就是职业级!

  大家兴奋。辛苦努力到今天,所有人在向往的正是这样的比赛方式。而周进通过复盘将其清晰完整地呈现在了大家眼前。一些过去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这一刻好像都开始变得有了支撑,有了条理。

  五场比赛复盘完,足足两个半小时过去,除了呵欠连天的李文山,所有人意犹未尽,大家已经适应了周进的复盘节奏,已经迫不及待地希望听到他对下一场比赛的剖析。

  周进没有让大家失望。两个半小时的台上讲解,他连口水都没有喝过,像是不知疲惫的机器一般。但在这第五场比赛被关闭后,周进却没有像之前一样马上打开下一场比赛。

  “以上是今天下午刚刚结束的五场比赛。”周进说道。

  完了吗?所有人听到他这样说,第一感觉都是遗憾。为了跟上周进节奏调集起来的注意力也不由一松,这边周进却已经在接着道:“这五场比赛中,我们可以看到十分优秀的选手出色发挥引领全队拿下胜利,但是也有看到因为核心选手的失误导致失利。”

  “我们不能苛求任何一位选手在比赛中一点纰漏都没有。所以我们一定要清楚,我们场上任何一位选手当他发生失误的时候,我们其他人应该怎样应对。所谓节奏,是队友开启一波好团的时候,你能最及时地跟上该有控制和输出;同时也是当队友发生失误的时候,你能最大程度地将团队损失降到最低。比赛是五个人的事,这句话我们经常说。但是怎么样才能做到这句话?让我们看接下来的这一场比赛。”周进说。

  还有!

  所有人精神一振,但是从周进这番话中回过味后,不少人已经在回头。

  他们看向座位最后排,因为来得最迟,坐在最角落的6队五人。

  周进比赛复盘的次序,很明显是1队、2队、3队、4队、5队这样,那么接下来是哪队不言而喻,而唯独在这一队之前,他停下来说了这样一番话。毫无疑问,继李文山之后,又一位队长级的大神选手要推崇6队了。而这一次,大家看来时那眼中浓浓的羡慕与嫉妒,真的已经没法藏了。

  青训赛终究不是什么要去争夺荣誉奖杯的赛事,就算把它当作是一次考核,它也不至于像答题考试那样划出一个标准分数线来。就算队伍在线下赛中一场不胜,也不会意味着队中选手就彻底失去机会。比赛是考核这些选手能力的答卷,然而胜负,却不是这份答卷的唯一计分方式。

  这才两天,6队就已经得到两位队长级大神选手的认同和推崇。就青训赛的目的而言,大家觉得6队这差不多已经算是考了满分了。他们的成员,恐怕已经进入到这两队的选秀思考中了吧?

  这可是上赛季刚刚打过总决赛的两支队伍啊!就说他们是当下KPL中最强的两队,也不至于引来太多异议。对于新秀选手而言,在青训赛中所能引来的最顶级的关注也就是这样了。6队这差不多就相当于KPL打了两轮后,有支队伍就提前获得总冠军了,这种情况下的其他战队是什么心情,此时场中其他75位青训选手那就是什么心情了。

  然而大家的这份情绪,周进依然是不理会,他已经开始6队比赛的复盘了。何遇他们一看,是他们的第二场比赛。裴擒虎打野,兰陵王辅助,开局连射手一起齐蹲中路,硬生生等到对面中单清完兵线要偷野,杀之……

  比赛定格,大家面面相觑。

  如同这场比赛进行时的观战室中的看法,大家都觉得6队这开局的安排有点太孤注一掷,如果这里没能蹲到对方中路的一血,节奏岂不是就坏在这了?

  所以这里面是有什么玄机,有什么职业级的思路吗?大家看向台上周进。

  “这里,双方都有问题。”周进说。

  “8队这边,看对方拿了裴擒虎加兰陵王这样的阵容,直接默认了对方必然进攻野区,没有防备。6队这边,蹲中时间太长,假设杨玉环没有选择偷猪而是选择进对手蓝区。总之就是让他们这一波没有蹲到的话,他们的节奏就坏了。再加上他们选择的是裴擒虎和兰陵王这种抢前期节奏的英雄,这个坏还要翻倍。”

  所以没有什么玄机?这就是一次冒失的开局?只是因为侥幸打成,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节奏而已?大家正这样想着,却听到周进继续道:“放在除这场以外的比赛,这大概率都会是一次丧失节奏的开局。”

  这场比赛以外?什么意思?

  “但在这场比赛……”周进接着道,目光看向台下,有了他跟选手们的第一次直接交流:“冷炭,你非常喜欢偷猪的习惯已经被人注意到了。”

  冷炭?偷猪?

  所以这不是冒失,这是一次考虑到选手习惯和特点,做出的一个极具针对性的布局。在其他任何比赛中,会大概率失手;而在这场比赛中,却会大概率得手。

  所有人转着头,大家都看向8队,看向他们的队长冷炭。冷炭的神情已经完全告诉了大家一切属实。那么紧接着大家的惊讶就又要给到6队了。他们竟然把对手研究了解到了这种地步吗?中单偷猪,说实话这应该算是常规操作范畴。但是能将这样一种常规操作,锁定为某一选手的特别爱好,这是进行了多深的观察和梳理呀?他们之间,有这么多的情报信息吗?

  大家惊讶,像看魔鬼一样看向6队;6队的五人却也在惊讶,像看魔鬼一样看着周进。

  没有人会比他们更清楚,周进说得一点都没错。他们这局会这样执着的蹲中,就是源于何遇对冷炭打法和习惯的剖析。但是张口就能把这一点给说破,岂不是说明周进同样准确把握住了冷炭的习惯和特点。冷炭虽说是职业队新秀,但又不是天择战队的,跟周进理论上来讲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是现在他却能看明白这位选手,至少也做了跟何遇差不多的功课,才能有这样程度的了解。

  何遇是为了比赛,为了赢取胜利。

  那他呢?他又是为啥?难道就是为了讲清楚这场复盘吗?

  6队五人看周进的眼神都有些不可思议,周进却没有停留太久,继续播放比赛,继续讲解。何遇这时则很明显地松了口气。

  “怎么?”一旁周沫察觉有异,问道。

  “这样开局还有一个用意,我以为他也看出来了。”何遇说。

  “哦?是什么?”周沫问。

  “回头说。”何遇用眼神暗示了一下周沫:这到处都是比赛对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