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过来我宠你> 16.第十六宠
  站在三个少年身后的温言看完全过程后,上去就是给他们三个小崽子一人一个毛栗子,“好啊你们,都开始学会赌钱了啊!”

  温喻揉了揉被敲的脑袋,随后慢条斯理的将一百元大钞折好,塞进手里的礼物袋里,“你一个大龄老男人不也会赌钱,咱们作为男人怎么就不能赌了?又没赌多少,好兄弟之间玩玩的。”

  果不其然脑袋又被温言敲了一下,温喻还想还嘴就听茶几前的温软淡定的开口:“哥你不能因为你是大龄老男人,就仗着自己年龄大欺负弟弟啊!温喻,过来吃蛋糕。”

  “ five!”温喻过去和温软击了个掌对接信号,从温喻出生到现在,温软都带着他一起狂怼自己哥哥。

  温言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一个假妹妹,“吃里扒外的东西,哥白疼你了!”他走过去拿出全家桶里的一只鸡腿,把手里的鸡腿当成对面的温软和温喻愤怒的啃着。

  温喻得意洋洋的看着温言,吃吧吃吧,再怎么吃我和我姐都不会变成你手里的鸡腿的!

  温言看对面小崽子脸上的嚣张样,恨不得把啃下来的鸡腿骨头塞他嘴里!

  温言不停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一定要冷静!理智!阿弥陀佛杀人犯法!

  苏好拿出数字蜡烛,看看最中间还没开动,完好无损的哆啦A梦脑袋,“要插蜡烛吗?”

  温软想着这蛋糕最后的结局也是被他们吃掉,在此之前她掏出手机,“先等等,让我拍张照纪念下。”

  她对着茶几上的蛋糕和摆满了的KFC拍了两张后,摆摆手让苏好插蜡烛,手上却是把刚才拍的照片发给了季习。

  咦,刚才一瞬间就想起了季习,想分享给他看。

  [再晚睡我是小猪佩奇:(刚拍的照片)]

  [再晚睡我是小猪佩奇:嘻嘻嘻,今天生日我和朋友们一起过。]

  对面很快回了消息。

  [Pejoy:(一桌菜的照片)]

  [Pejoy:爸妈都出去看电影了(唉.jpg)]

  [再晚睡我是小猪佩奇:哈哈哈哈我爹妈也是哎,出去了,所以我叫了朋友来我家。]

  [再晚睡我是小猪佩奇:(萌猫嘿嘿嘿.jpg)]

  “好了好了。”

  “姐快许愿!”

  “对啊快许愿吹蜡烛,我可是等着吃蛋糕呢啊温软姐。”

  温软收起手机,双手捧着下巴看蛋糕上的蜡烛,又长了一岁了啊,“知道了知道了,我许愿。”她正起身子,将双手抱成拳低下头闭上眼睛。

  许什么愿好呢?

  咦?脑袋里总是会出现季习是什么鬼?

  算了算了,随便许一个吧。

  她在众人的注视下睁开眼睛吹熄蜡烛,将蜡烛拿下来放一边,然后拿过切蛋糕的刀,“我切蛋糕,每个人都必须要吃掉!”

  温家、苏家和徐家是世交,不管是在哪一辈感情都很要好,三家的爷爷奶奶辈今年相约出游所以不回来过年,家里面都让自己的儿女张罗着。

  除夕这晚,大家伙订好了包厢齐聚一堂吃年夜饭,长辈之间都互相寒暄,晚辈们坐在一起,动作出奇一致纷纷低着头玩手机。

  苏杭看着自己手上变成黑白的手机屏幕,瞪大眼睛,微微斜过身子,压低着声音隔着温喻和徐司珩两个人,对着苏好和温软问道:“你们两个跑什么?以为是在玩天天酷跑吗?还能比谁跑的更快?”

  温软看着屏幕上,成功从打群架里跑出来拿扇子的粉色小人,手肘碰了碰苏好,“你弟说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苏好的注意力全在屏幕上的小人上,哪还听得到自己的弟弟说了些什么。

  说着,苏好手肘也碰了碰另一边的温喻,“苏杭刚才说什么?说的太快了我没听清。”

  温喻看着自己还在倒数的黑白屏幕,声音不大不小慢悠悠的说道:“哦,他问你们两个是在玩绝地求生吗?”

  听到温喻说的,温软和苏好纷纷黑人问号脸,“我们不是跟你们一队的吗?难道王者荣耀还叫绝地求生?”

  另一边刚复活的三个少年,听见她两的疑惑,纷纷感觉自己的脑袋上飞过三只乌鸦,“你们也知道你们玩的是王者荣耀!所以你们跑什么!你们随便一个人过来放个眩晕开个大我们也不至于全死!”

  温软跑回泉水加血,“我和好好不是没死吗,而且小仙女不适合打群架。”

  苏好跟着温软一起跑回泉水加血,看着自己的血条又重新满满当当,顿时很有成就感,“这个游戏,比的难道不是谁活的更久?”

  三个少年操作着手里的英雄狠狠一抖,差点没当场被她们气的吐血身亡。

  “我们为什么要开小号来带两个白痴玩农药?我们自己三排不好吗?”

  “青铜是地狱,我们真是太仁慈了,可能我们的存在就是避免了她们被骂。”

  “为什么不能杀队友?我想杀队友!她们两竟然在比谁活得更久???能不能再离谱一点!”

  “你们三个碎碎念什么呢?”

  ……

  温软和苏好两个人的存在大概是为了增加游戏难度,对面五个又不是傻子,所以在发现温软和苏好不会玩后狂抓她们两,以至于温软她们两个总是瑟瑟发抖的跟在他们身后,为了保护她们两,只能五个人抱团满地图的跑。

  虽然这样是可以保证她们两不死,但三路的塔基本上都快被对方通关了。

  最后苏杭忍不住了,好说歹说打发温软和苏好回家守那残破不堪的塔,就是看见对面有小兵动家门口的塔的话随便放技能清掉就好了。

  终于,游戏在半小时后堪堪落下帷幕,苏杭他们三面无表情的听着旁边那两二货,高兴惊讶不可置信的说:“哇!我们竟然赢了耶!再来一把!”他们恨不得上去敲爆她两的狗头!

  这时候菜也快上齐了,只听苏爸轻轻拍了拍桌子,“都吃饭吃饭,玩什么手机。”

  三个少年心中长松一口气,得救了!

  几家在餐桌上的共同爱好就是虾,所以也免不了会点带上虾的各种菜。

  大家其乐融融聚在一张餐桌前吃虾,温言一边吃着虾一边对着温软说道:“你看看人家温喻小盆友,我上次还见他体贴的给女朋友剥虾吃,你什么时候能找到个给你剥虾的男旁友?”

  无辜躺枪的温喻小盆友百脸懵逼。

  什么玩意儿?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个隐藏女友?

  温软:“???”也是各种样子的懵逼,然后她用“侬脑子瓦特啦”的眼神去看坐在她边上剥虾的温言,“做我男朋友要剥什么虾?我一张嘴四颗门牙随便几下就能把虾剥的一干二净根本用不着手。”

  “对也用不着男朋友,难怪你还没男朋友。”

  “你给我闭嘴!”

  d。

  温喻看着自家二老对着他虎视眈眈,一副“回家你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别进自家大门”的眼神,不禁浑身一抖,“哥你跟我是有多大仇老想着要谋害我?”

  。

  温言怼人得逞,为昨晚的自己出了口恶气后,人逢喜事精神爽继续吃虾。

  一旁的温软翻白眼:“幼稚!”